研讀儒家的理念之一 – 揚錦富

    孔孟是儒家思想的骨幹,探討儒家思想必自孔孟始,然如以時代說,推孔孟以上,周公之述亦是一源頭。因之,真正理解儒家思想,其源則宜周、孔、孟並稱。而欲理解孔子的思想,其始亦自周公,這因孔子思想是儒家傳統的大宗,而孔子生平為學,最所尊仰的人,就是周公,簡如所說:『甚矣!吾衰矣。久矣,不復夢見周公。』知孔子所志所學,夢魂縈繞、心香一瓣的歸依,獨在周公,而周公之所以為周公,是在政治上,建立封建政治制度;在倫理上,建立宗法制度;在經濟上,建立井田制度;合起來說,就是建立一個理想的治道,這治道推行久遠,使「禮成而樂興」,影響孔子及儒家最深最遠。

    如果說周公的治道在前,無疑孔子的理念承之於後,那顯然孔子就是將「宗教政治化」、並將「政治倫理化」的先進;換句話說,孔子就是把「王權替代神權」,又把「師權規範君權」的覺者。所謂的「師權規畫君權」,在儒家來說,其實是順古文化的演進而以「師」的教育理念放在君的理想之上,最終的目的,就在君師的合一。

    因此儒家的進路就不必刻意著眼在宗教和政治,也不必刻意用力在神道和崴權,而是落實在人間世的君道合一,這君道合一就是君師的相合,也是政治和教育的相合,這政教連結如果密切相契,就可以從容治世;而如有偏倚,或偏在君道,或偏在師道,那政治和教育仍無法相合,最終還是亂世。而政教相合的終極就在以人道為理想理境,這理阱就是所謂「天下太平」和「世界大同」的大群之道,癟就是「人道」理念徹底的豁顯。進一層說,孔子的道不是神道也不是君道,祂的真諦就在突顯人的價值,也就是經由太平和大同境界的提昇完成人精神最高的層面,那就是「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