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子及其今義之五

時則卷五

﹝原﹞孟春之月,招搖指寅,昏參(ㄕㄣ)中,旦尾中。其位東方,其日甲乙,盛德在木。其蟲鱗。其音角(ㄐㄩㄝˊ)。律中太蔟。其數八。其味酸,其臭(ㄒㄧㄡˋ)羶(ㄕㄢ)。其祀戶。祭先脾。東風解凍,蟄蟲始振蘇,魚上負冰,獺(ㄊㄚˋ)祭魚,候雁北。

天子衣青衣,乘蒼龍,服蒼玉,建青旗,食麥與羊,服八風水,爨(ㄘㄨㄢˋ)萁(ㄑㄧˊ)燧火。東宮御女青色,衣青采,鼓琴瑟。其兵矛,其畜羊。朝於青陽左个(ㄍㄜˊ),以出春令。布德施惠,行慶賞,省徭賦。

立春之日,天子親率三公九卿大夫以迎歲於東郊。修除祠位,幣禱鬼神,犧牲用牡。禁伐木。毋覆巢、殺胎夭,毋麛(ㄇㄧˊ,幼鹿或一切幼獸)毋卵。毋聚眾、置城郭,掩骼薶(ㄇㄞˊ)骴(ㄘ)(掩埋帶有爛肉的屍骨)。

孟春行夏令,則風雨不時,草木早落,國乃有恐。行秋令,則其民大疫,飄風暴雨總至,黎莠(ㄧㄡˇ)蓬蒿(ㄏㄠ)並興。行冬令,則水潦(ㄌㄠˇ)為敗,雨霜大雹(ㄅㄠˊ),首稼不入。

正月官司空,其樹楊。

﹝譯﹞在孟春夏曆正月,北斗七星斗柄上的招搖星指向寅位,傍晚時分白虎七宿末宿的參(ㄕㄣ)星出現在南方天中,天亮時蒼龍七宿第六宿的尾星出現在南方天中。它的方位是木神太皞伏羲氏主治的東方。它的吉日是甲日乙日(十天干的甲乙屬木,丙丁屬火,戊己屬土,庚辛屬金,壬癸屬水)。它的盛大之德為木德。和它相應的動物以鱗族(指魚類及爬蟲類等)動物為主。和它相應的音為五音中的角音。和它相應的律管為管長八寸的太蔟(因上古時代用十二律和十二月相對應)。

這個月的數是八(五行生數為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春屬木,木為地上物,故春之數應為木三加上土五得八)。木的主要口味是酸味,主要氣味為羶(ㄕㄢ)味。這個月祭祀的是戶神(戶屬木、竈屬火、門屬金、井屬水、中霤屬土),陳設祭品時把脾臟擺在前面(脾屬木、肺屬火、肝屬金、腎屬水、心屬土;一說脾屬土,春祭以脾為先,因木勝土,是先食所勝)。春風吹來,冰凍化開,冬眠蟄伏的動物開始逐漸蘇醒過來。伏在水底的魚兒向上游動,直到背部觸到了冰層。獺(ㄊㄚˋ)把捕得的魚擺在水邊就像擺置祭品一樣,候鳥大雁則向北飛來。

在夏曆正月,天子要穿青色的衣服,要坐用青色大馬(馬八尺以上為龍)拉的車,要佩帶青色的玉珮,豎立有眾鈴以令眾之青色的旗幟。吃麥(麥實有孚甲,屬木)類糧食和羊(火畜,時尚寒)肉,服用八方之風吹拂所凝聚成的露水。用燧鑽萁(ㄑㄧˊ)木所得的火種來燒柴做飯。在東宮御幸的女子以塗抹青色作為標記,穿著青色絲綢裹住身子,彈琴鼓瑟以調養心性。正月用的兵器是矛(矛有鋒銳,似萬物鑽地而生),飼養的牲畜為羊。天子在明堂中的青陽堂北頭室中,舉行朝會,而發佈春天施行的寬和政令。普施德澤恩惠給人們,做好褒揚好人好事、賞賜功德卓異之人,減省老百姓的徭役和賦稅。

在立春這一天,天子要親自率領大司馬、大司徒、大司空三公、太常、光祿勳、衛尉、太僕、廷尉、大鴻臚、宗正、大司農、少府九卿和御史大夫、光祿大夫、大中大夫們,到城郭外八里的東郊,去迎接春天的到來。要打掃好道路和壇場中設置的神位,用圭璧作為符信禱告鬼神以求福。祭品中的犧牲要用雄性的牲畜,以保護春天牲畜的繁殖。禁止砍伐樹木,不准搗毀鳥巢,不准殺害懷胎的母獸和剛產下的幼子,也不准殺害一切幼小的鳥獸。不要聚合群眾以妨害人們耕種,不要修置城郭,要把暴露在外的枯骨腐屍掩埋起來。

如果在孟春夏曆正月施行夏季亢陽的政令,那麼風雨就不會依照時令正常地吹降,草木就會早早地凋謝,國內就會出現火災帶來的惶恐驚慌。如果施行秋季殺戮的政令,那麼在那個國家裡就會有嚴重的病疫流行,會多次出現猋(ㄅㄧㄠ)風、旋風、暴雨,而藜草、狗尾草、蓬草、艾蒿(ㄏㄠ)一類荒穢的野草,都會一起興盛地生長出來。如果施行冬季亢陰的政令,那麼水澇而雨大成災,就會造成農產歉收的凶年。

降霜、落大冰雹,使得先種的莊稼沒有了收成。

夏曆正月的官職是主管土地水利之類工作的司空,他所種的樹是楊樹。

﹝原﹞仲春之月,招搖指卯,昏弧中,旦建星中。其位東方,其日甲乙。其蟲鱗,其音角。律中夾鐘,其數八,其味酸,其臭(ㄒㄧㄡˋ)羶(ㄕㄢ)。其祀戶,祭先脾。始雨水,桃李華,蒼庚鳴,鷹化為鳩。

天子衣青衣,乘蒼龍,服蒼玉,建青旗,食麥與羊,服八風水,爨(ㄘㄨㄢˋ)萁(ㄑㄧˊ)燧火。東宮御女青色,衣青采,鼓琴瑟。其兵矛。其畜羊。朝於青陽太廟。命有司省囹(ㄌㄧㄥˊ)圄(ㄩˇ),去桎(ㄓˋ)梏(ㄍㄨˋ),毋笞(ㄔ)掠,止獄訟,養幼小,存孤獨,以通句(ㄍㄡ)萌。擇元日,令民社。

是月也,日夜分,雷始發聲,蟄蟲咸動蘇。先雷三日,振鐸(ㄉㄨㄛˊ)以令於兆民曰:「雷且發聲,有不戒其容止者,生子不備,必有凶災。」令官市,同度量,鈞衡石,角(ㄐㄩㄝˊ,平)斗桶,端權槩(ㄍㄞˋ,量物時刮平斗斛的器具)。毋竭川澤,毋漉(ㄌㄨˋ,使乾涸)陂(ㄆㄧˊ)池,毋焚山林,毋作大事,以妨農功。祭不用犧牲,用圭璧,更皮幣。

仲春行秋令,則其國大水,寒氣總至,寇戎來征。行冬令,則陽氣不勝,麥乃不熟,民多相殘。行夏令,則其國大旱,暖氣早來,蟲螟為害。

二月官倉,其樹杏。

﹝譯﹞在仲春夏曆二月,北斗斗柄上的招搖星指向卯位,傍晚時分弧星出現在南方天中,天亮時斗宿之上的建星出現在南方天中。它的方位是木神太皞主治的東方,它的吉日是甲日乙日。這一月的動物以鱗類(指魚類及爬蟲類等)動物為主。和夏曆二月相應的音是五音中的角音。和它相應的律管是十二律中的夾鐘,這個月的數同樣是八。木的主要口味是酸味,主要氣味是羶(ㄕㄢ)味。這個月祭祀的是戶神,陳設祭品時把脾臟放在前面。天開始降落雨水,至此土發而耕。桃樹、李樹開始開花了。

黃鶯或黃鸝鳥也叫起來了,鷹鳥甚至變成了布穀鳥(這是古人的誤解)。

在夏曆二月,天子要穿青色衣服,乘坐青色大馬拉的車子,佩帶青色的玉珮,豎立青色的有眾鈴以令眾之旗幟。吃麥類糧食和羊肉,服用被八方來風吹拂過的露水,用燧鑽萁(ㄑㄧˊ)木所取的火種來燒柴做飯。在東宮御幸的女子,要塗抹青色作為標記,用青色絲綢來裹住身子,彈琴鼓瑟以調養心性。這個月用的兵器是矛,飼養的牲畜是羊。天子在青陽堂中的太廟裡舉行朝會。要命令司法主獄的官吏赦免罪行輕微的人,去掉輕罪犯人身上的腳鐐手銬,不要鞭笞(ㄔ)拷打他們。要禁止有關財物之爭或以罪名相告的訴訟,養育孤獨的幼童小孩,撫恤那些孤兒和沒有兒子的老人,並要努力使草木破土而出。要選擇這個月的最好吉日,讓老百姓舉行祭祀土地神、祈求農業豐收的祭拜活動。

因為春分落在夏曆二月,這個月的日夜時間等長,雷開始發出聲響,冬眠的動物都蠕動甦醒過來,開始活動。在驚螫打雷的前三天,要搖響木鐸用來告誡萬民百姓說:「雷將要發出聲響了,有對私生活不檢點的人,生下的孩子會殘缺不全,而自己也一定會遭到災難。」要命令管理市場的官員,統一長度、容量的標準,使秤的計量標準一致,使斗、桶的容量一致,要校正秤錘和槩(刮平斗斛口面物品的用具)。不能汲乾河流和湖泊中的水,也不能讓池塘乾涸。不能焚燒山林。不要發動軍民去打仗,而妨礙農業生產。夏曆二月尚生育,祭祀時不要用牲畜作祭品,而使用圭璧,再繼之以使用鹿皮和玄纁(ㄒㄧㄣ,淺紅色)束帛。

如果在仲春夏曆二月施行秋天的政令,那麼那個國家就會出現大水災,寒氣就會多次到來,敵兵也會來侵犯。如果施行冬天的政令,那麼那個陽氣就不能勝過陰氣,麥子就不會成熟,老百姓中就會有許多因爭食而相互傷害、相互殘殺的事情發生。如果施行夏天的政令,那麼那個國家就會有大旱災,暑氣早早就來了,也會有螟蟲危害著莊稼。

夏曆二月的官為興農播穀管倉之官,他所種的樹是杏樹。

﹝原﹞季春之月,招搖指辰,昏七星中,旦牽牛中。其位東方,其日甲乙,其蟲鱗,其音角,律中姑洗(ㄒㄧㄢˇ)。其數八,其味酸,其臭(ㄒㄧㄡˋ)羶。其祀戶,祭先脾。桐始華,田鼠化為鴽(ㄖㄨˊ),虹始見,萍始生。

天子衣青衣,乘蒼龍,服蒼玉,建青旗,食麥與羊,服八風水,爨(ㄘㄨㄢˋ)萁(ㄑㄧˊ)燧火。東宮御女青色,衣青采,鼓琴瑟。其兵矛。其畜羊。朝於青陽右个(ㄍㄜˊ)。舟牧覆舟,五覆五反,乃言具於天子,天子焉始乘舟。薦鮪(ㄨㄟˇ)寢廟(廟是宗廟接神之處,寢是衣冠所藏之處),乃為麥祈實。

是月也,生氣方盛,陽氣發泄,句(ㄍㄡ)者畢出,萌者盡達,不可以內(ㄋㄚˋ,納)。天子命有司發囷(ㄐㄩㄣ)倉、助貧(無財者)窮(鰥寡孤獨者),振乏絕,開府庫,出幣帛,使諸侯,聘名士,禮賢者。命司空:時雨將降,下水上騰,循行國邑,周視原野,修利隄防,導通溝瀆(ㄉㄨˊ),達路除道,從國始,至境止。

田獵畢弋(一ˋ),罝(ㄐㄩ)罘(ㄈㄨˊ)羅網、餧(ㄨㄟˋ)毒之藥,毋出九門。乃禁野虞,毋伐桑柘(ㄓㄜˋ)。鳴鳩奮其羽,戴鵀(ㄖㄣˊ)降於桑,具栚(ㄓㄣˋ)曲筥(ㄐㄩˇ)筐。后妃齋戒,東鄉親桑。省婦使,勸蠶事。命五庫,令百工審金鐵、皮革、筋角、箭榦(ㄍㄢˋ)、脂膠、丹漆,無有不良。擇下旬吉日,大合樂(ㄩㄝˋ),致歡欣。乃合(ㄌㄟˊ)牛、騰馬、游牝於牧。令國儺(ㄋㄨㄛˊ),九門磔(ㄓㄜˊ)攘,以畢春氣。行是月令,甘雨至三旬。

季春行冬令,則寒氣時發,草木皆肅,國有大恐。行夏令,則民多疾疫,時雨不降,山陵不登。行秋令,則天多沈陰,淫雨早降,兵革竝(ㄅㄧㄥˋ)起。

三月官鄉,其樹李。

﹝譯﹞在季春夏曆三月,北斗七星斗柄上的招搖星指向辰位,傍晚時分南方朱鳥七宿之第四宿七星出現在南方天中,天亮時北方玄武七宿之第二宿牽牛星出現在南方天中。它的方位是木神太皞伏羲氏主治的東方,它的吉日是甲日乙日。這一月的動物以鱗類(指魚類及爬蟲類等)動物為主。和夏曆三月相應的音是五音中的角音。和它相應的律管是十二律中的姑洗(ㄒㄧㄢˇ)。這個月的數同樣是八。木的主要口味是酸味,主要氣味是羶味。這個月祭祀的是戶神,陳設祭品時把脾臟放在前面。梧桐在這一月發葉,開始長得茂盛。常居土而前肢畸形發達的田鼠變成鵪(ㄢ)鶉(ㄔㄨㄣˊ),古人因田鼠與鵪鶉兩種動物的顏色、特性相近,誤以為鵪鶉係由田鼠變化而來。虹霓開始在天空出現。萍藻開始生出。

在夏曆三月,天子要穿青色衣服,乘坐青色大馬拉的車子,佩帶青色的玉珮,豎立青色的有眾鈴以令眾之旗幟。吃麥類糧食和羊肉,服用被八方來風吹拂過的露水,用燧鑽萁木所取的火種來燒柴做飯。在東宮御幸的女子,要塗抹青色作為標記,用青色絲綢來裹住身子,彈琴鼓瑟以調養心性。這個月用的兵器是矛,飼養的牲畜是羊。

天子在青陽東向堂南頭室中舉行朝會。是月天子將乘舟而漁,故管理船隻的官員要把船身翻過來檢查,船面船底翻來覆去要查看五遍,然後才慎重向天子報告一切都準備好了。在這種情況下,天子才能上船。天子將抓到的鮪魚進獻到宗廟裡,於是也開始為麥子的豐收而祈禱。

這一個夏曆三月,使萬物生長發育之氣勢正旺盛,陽氣佈散開來。植物所發的芽拳曲的及尖直的,全都生長出土了,動物胚胎屈曲於子宮之內或卵殼之內的,一生出來就伸展開來了,故不可以將陽氣藏納起來。於是,天子命令官吏打開圓形穀倉,幫助那些貧苦和孤獨無依的人,救濟那些暫時短缺和無以為繼的缺糧戶;打開官府儲藏財物兵甲的倉庫,拿出繒(ㄗㄥ)帛絲綢,派遣使者聘問諸侯,拜訪名士,也表達對賢士的禮敬尊重之意。命令主管水土建設的司空:雨季將要來臨,地下水會往上湧,要普遍巡視國都和城鎮,查遍平原郊野,整治好隄防,疏通水溝和河道,把大馬路修整好,使道路暢通無阻,從國都京城一直到邊境為止。

打獵用於各種捕捉禽獸的長柄網、捕兔的罝網、捕麋鹿的罘網、捕鳥的網、捕魚類的羅網、以繩繫箭而射的弋、和飼獸的毒藥,一概不准攜帶出九門。天子的城門有十二個,東方三門為生氣所在,田獵者本不得出;另外九門,夏曆三月亦不准田獵者出;此九門依鄭玄說,即路門、應門、雉門、庫門、皋門、城門、近郊門、遠郊門、及關門。要向主管田地和山林的官員發出禁令,不准砍伐葉可養蠶的桑樹和柘(ㄓㄜˋ)樹。當斑鳩展翅飛翔、頭有五色冠的戴勝鳥落到桑樹上時,就要準備好養蠶用的蠶薄器具和木架,準備好裝桑葉的各種圓形或方形筐子。王后和三夫人要齋戒沐浴更衣,不飲酒食葷,整潔身心,面向東方親手採桑。這段時間要減少婦女們的雜務,勉勵她們做好養蠶的工作。

要把命令貫徹到五大倉庫,依熊安生說,含金鐵庫、皮革筋庫、角齒庫、羽箭榦(ㄍㄢˋ)庫、脂膠丹漆庫,要各種工匠仔細檢查庫裡的物資,如金鐵、皮革、筋角、箭稈、油脂、膠漆、丹漆等,不要有品質不好的物資參雜在其間。要在下旬甲日或乙日選一個吉利的日子,舉行大規模的音樂聯合演唱合奏會,使大家歡歡喜喜、高高興興。在這個夏曆三月,要將種牛、種馬和發情的母牛、母馬聚合到牧場上,讓它們交配。還要命令在國內舉行驅除不祥之邪氣的儀式,在九座城門前分剖祭神的牲畜並舉行驅邪逐惡的祭典,用來完成春天生長發育之氣勢。施行這個夏曆三月的政令,三旬之內都會有及時雨的降落。

如果在季春夏曆三月施行冬天的政令,那麼寒氣就會經常產生,草木都會枝葉縮竦(ㄙㄨㄥˇ),國內會有大水大火等帶來的大恐慌。如果施行夏天的政令,那麼老百姓中就會出現許多的傳染病,不會有應時之雨的降落,山間、丘陵的莊稼不會有好的收成。如果施行秋天的政令,那麼就會時常陰雲密布,連續的陰雨早早降臨,戰爭也四處蔓延。

夏曆三月的官是管鄉的官,管理人民戶口,他所種的樹是李樹。

﹝原﹞孟夏之月,招搖指巳(ㄙˋ),昏翼中,旦婺(ㄨˋ)女中。其位南方,其日丙丁,盛德在火,其蟲羽,其音徵(ㄓˇ),律中仲呂,其數七,其味苦,其臭(ㄒㄧㄡˋ)焦,其祀竈(ㄗㄠˋ),祭先肺。螻蟈(ㄍㄨㄛ)鳴,丘螾(ㄧㄣˇ)出,王瓜生,苦菜秀。

天子衣赤衣,乘赤騮(ㄌㄧㄡˊ),服赤玉,建赤旗,食菽(ㄕㄨˊ)與雞。服八風水,爨(ㄘㄨㄢˋ)柘(ㄓㄜˋ)燧火。南宮御女赤色,衣赤采,吹竽(ㄩˊ)笙。其兵戟(ㄐㄧˇ)。其畜(ㄒㄩˋ)雞。朝(ㄔㄠˊ)於明堂左个(ㄍㄜˊ),以出夏令。

立夏之日,天子親率三公、九卿、大夫以迎歲於南郊。還乃賞賜,封諸侯,修禮樂,饗左右。命太尉,贊傑俊,選賢良,舉孝悌,行爵(ㄐㄩㄝˊ)出祿。佐天長養,繼修增高,無有隳(ㄏㄨㄟ)壞。毋興土功,毋伐大樹。令野虞,行田原,勸農事,驅獸畜(ㄔㄨˋ),勿令害穀。天子以彘(ㄓˋ)嘗麥,先薦寢廟。聚畜(ㄒㄩˋ)百藥,靡草死。麥秋至(百穀各以其初生為春,熟為秋,故麥以孟夏為秋),決小罪,斷薄刑。

孟夏行秋令,則苦雨數來,五穀不滋,四鄙入保。行冬季,則草木早枯,後乃大水,敗其城郭。行春令,則螽(ㄓㄨㄥ)蝗為敗,暴雨來格,秀草不實。

四月官田,其樹桃。

﹝譯﹞在孟夏夏曆四月,北斗七星斗柄上的招搖星指向巳位,傍晚時分南方朱鳥七宿之第六宿翼宿出現在南方天中,天亮時北方玄武七宿之第三宿婺女星出現在南方天中。四月的方位是火神炎帝神農氏主治的南方。它的吉日是丙日丁日(十天干中丙丁屬火)。它的盛大之德為火德。這個月的動物以羽族(禽類)動物為主。和這月相應的音是五音中的徵音,相應的律管是十二律中的仲呂。這個夏曆四月的數是七(火生數為二,加上土之生數五,故其數七)。這個夏曆四月的代表性口味是苦味,代表性氣味是焦味。祭祀的是竈神祝融,陳設祭品時將五行屬火的肺擺在前面。在這一個夏曆四月,螻蛄蝦蟆及蛙開始鳴叫,蚯蚓從洞裡出來了。根和子可入藥而四月始生的王瓜也生出來了,蔬類食物之苦菜開了花。

在夏曆四月,天子要穿紅色的衣服,乘坐黑鬣(ㄌㄧㄝˋ)黑尾的赤騮馬拉的車子,佩帶紅色的玉珮,豎立有眾鈴以令眾的紅色的旗幟,吃屬火的豆類糧食和雞肉。服用被八方來風吹拂所凝聚成的露水,用燧鑽柘(ㄓㄜˋ)木所取得的火種來燒柴做飯。天子在南宮御幸的女子,要用塗抹紅色作為標記,穿著紅色絲綢裹住身子,吹竽(ㄩˊ)吹笙以調養心性。這個夏曆四月用的兵器是戟,飼養的家禽是雞。天子在面向盛陽的明堂東頭室中舉行朝會,在這裡發佈夏天的政令。明堂是古代宣明政教的地方,凡朝會、祭祀、慶賞、選士、養老、教學,均在此舉行。

在立夏這一天,天子要親自率領三公、九卿、大夫到城郭外七里的南郊,去迎接夏天的到來。從南郊回來後,便大行賞賜,封地與諸侯,修治禮樂,宴請身邊的臣子,用酒食招待近臣。命令掌軍事的太尉報告俊秀傑出人物的情況,推舉賢德善良、孝順父母、敬愛兄長的人士,舉而用之,給予俸祿,賜以爵位。幫助上天生養萬物,使它們繼續生長增高,不要毀壞損害它們。

在這一個夏曆四月不要勞師動眾,興辦築城和治水的工程,不要砍伐大的樹木。要命令管理田地和山林的官員,巡視田地,勸勉農民努力耕種,驅逐野獸和牲畜,不要使它們危害莊稼。在這個夏曆四月內,天子用屬水的豬肉配合著以嚐屬金的新麥,先將豬肉和麥類食物進獻到宗廟裡,是孝之至也。在這個夏曆四月內,要把各種藥材聚積儲藏起來,薺菜、葶藶一類等的植物已經枯死。到了麥子成熟時,陽氣盛於上,對那些犯有小罪、應施以輕刑的犯人,要作出薄刑的決斷。

如果在孟夏夏曆四月施行秋天的政令,那麼就會常常久雨成災,使得五穀不能滋長,從而四方邊地的人民都會進入城中,以求保護。如果施行冬天的政令,那麼草木就會早早枯死,之後又有大水,來敗壞沖毀其城郭。如果施行春天的政令,那麼蝗蟲成群就會來毀壞莊稼,暴風也會再來摧毀莊稼,使得那些應當開花的草木,不能因此長得很茂盛。

這一個夏曆四月的官是管理田地的官,勸勉農事,他所種的樹是桃樹。

﹝原﹞仲夏之月,招搖指午,昏亢中,旦危中。其位南方,其日丙丁。其蟲羽,其音徵,律中蕤(ㄖㄨㄟˊ)賓。其數七。其味苦,其臭(ㄒㄧㄡˋ)焦。其祀竈,祭先肺。小暑至,螳蜋(ㄌㄤˊ)生,鵙(ㄐㄩˊ)始鳴,反舌無聲。

天子衣赤衣,乘赤騮,服赤玉,建赤旗,食菽與雞。服八風水,爨(ㄘㄨㄢˋ)柘(ㄓㄜˋ)燧火。南宮御女赤色,衣赤采,吹竽笙。其兵戟。其畜雞。朝(ㄔㄠˊ)於明堂太廟。命樂師,修鞀(ㄊㄠˊ)鼙(ㄆㄧˊ)琴瑟管簫,調竽篪(ㄔˊ),飾鐘磬,執干戚戈羽。命有司,為民祈祀山川百源,大雩(ㄩˊ)帝,用盛樂。天子以雉(ㄓˋ)嘗黍,羞以含桃,先薦寢廟。禁民無刈(一ˋ)藍以染,毋燒灰,毋暴(ㄆㄨˋ)布,門閭無閉,關市無索(徵稅),挺重囚,益其食。存鰥(ㄍㄨㄢ)寡,振死事。游牝別其群,執騰駒,班馬政。

日長至,陰陽爭,死生分。君子齋戒,慎身無躁,節聲色,薄滋味。百官靜,事無徑,以定晏陰之所成。鹿角解,蟬始鳴,半夏生,木菫(ㄐㄧㄣˇ)榮。禁民無發火,可以居高明,遠眺(ㄊㄧㄠˋ)望,登丘陵,處臺榭(ㄒㄧㄝˋ)。

仲夏行冬令,則雹(ㄅㄠˊ)霰(ㄒㄧㄢˋ)傷穀,道路不通,暴(ㄅㄠˋ)兵來至。行春令,則五穀晚孰,百螣(ㄊㄥˊ)時起,其國乃饑。行秋令,則草木零落,果實蚤(ㄗㄠˇ)成,民殃於疫。

五月官相,其樹榆。

﹝譯﹞在仲夏夏曆五月,北斗七星斗柄上的招搖星,指向午位,傍晚時分蒼龍七宿第二宿的亢宿出現在南方天中,天亮時玄武七宿第五宿的危宿出現在南方天中。五月的方位,是火神炎帝神農氏主治的南方。這個月的吉日是丙日丁日。這個月的動物,以羽族(禽類)動物為主。和這個夏曆五月相應的音是五音中的徵音,相應的律管是十二律中的蕤賓。這個夏曆五月的數是七。這個夏曆五月的口味是苦味,氣味為焦味。這個夏曆五月祭祀的是竈神祝融,陳設祭品時,將肺擺在前面。到這一個夏曆五月,暑熱之氣會小規模地到來,螳螂會出生,伯勞(即鵙)開始鳴叫,能辨變其舌的百舌鳥卻反而不叫了。

在夏曆五月,天子穿紅色的衣服,乘坐紅色大馬拉的車子,身上佩帶紅色玉珮,車上插著有眾鈴以令眾之紅色旗幟,吃的是豆類糧食和雞。服用的是被八方來風吹拂的露水,用燧鑽柘(ㄓㄜˋ)木所取得的火種來燒柴做飯。天子在南宮御幸的女子,要用紅色作為標記,用紅色絲綢裹住身子,吹竽吹笙以調養心性。

這個夏曆五月用的兵器是戟,飼養的牲畜是雞。天子在明堂中央室太廟內舉行朝會。命令樂師,修好有柄的小鼓之鞀、軍鼓之鼙、琴、瑟、管、簫等樂器,調好竽、古代橫吹的管樂器之篪,裝飾好鐘、磬,把舞蹈用的道具干盾、戚斧、戈戟、舞羽綁緊,樹雉尾於竿,執而舞之以作指麾。命令官吏,為老百姓向能興雲致雨的山川百源祈禱、祭祀,還要舉行大規模的求雨祭典,祭祀天帝以除去旱災,並用眾樂齊奏的六代之盛樂來娛神。在夏曆五月,天子用小野雞配合著來嚐新收的黍米,但要先將這些食品,和鶯鳥所含食的櫻桃,進獻到宗廟裡。

在這個夏曆五月裡,要禁止老百姓割取藍草來作染料,不准他們以燒灰的方式來進行火耕,不准曬布以免因火盛日猛而脆傷,城門、里門不要關閉,關塞之地和交易場所等物資集聚之地,不要收稅,對重囚犯要合理緩刑,增加他們的食物。要撫恤那些老而無妻和老而無夫的人,救濟那些先人為國難而死的子弟。要把懷胎的母牛母馬和其他牛馬分開,特別對這些懷胎的母牛母馬給以照顧,要給那些二歲的小公馬套上絡頭,典禮隆重,天子親自出席,要向大家頒佈養馬、乘馬的正確政令。

夏曆五月的白晝長起來了,陰氣起於下而與陽氣爭長,陽生的力量發展至極,陰殺的力量開始萌起,死生力量的消長就以夏至為其界限;有的草木在生長,而薺、麥、葶藶等則枯死。君子在這一個夏曆五月應該齋戒沐浴,行動謹慎,不要急躁,對聲色之樂舞加以節制,並吃味道輕淡的食物。百官百事都要靜而無為,要做事也不能不依事理,無橫絕而行,以便安定微陰柔和之氣,而使它順利形成。這個夏曆五月,鹿角解脫,蟬鼓翼開始鳴叫,作為藥草的半夏生出幼苗,落葉灌木的木槿開花。要禁止老百姓燃火,可以在高而明亮的地方,向遠處眺望,也可以登上丘陵,順陽以宣明,或者住在臺榭裡。

如果在仲夏夏曆五月施行冬天的政令,那麼就會有冰雹、雪珠,傷害五穀莊稼,道路也會陷壞,而受阻不通,暴兵更會橫來,而危害百姓。如果施行春天的政令,那麼五穀就會成熟得晚,各類吃禾苗葉的蝗蟲,也會經常出現,國家就會因此而出現饑荒。如果施行秋天的政令,草木就會零落,果實也成熟得早,老百姓更會遭受傳染病的疾病禍殃。

夏曆五月的官是相官,是月陽氣長養,他所種的樹是榆樹。

﹝原﹞季夏之月,招搖指未,昏心中,旦奎(ㄎㄨㄟˊ)中。其位中央。其日戊己。盛德在土。其蟲蠃(ㄌㄨㄛˇ)。其音宮,律中百鐘(林鐘),其數五。其味甘,其臭(ㄒㄧㄡˋ)香。其祀中霤(ㄌㄧㄡˋ),祭先心。涼風始至,蟋蟀居壁,鷹乃學習,腐草化為蚈(ㄐㄧㄥˋ)。

天子衣黃衣,乘黃騮(ㄌㄧㄡˊ),服黃玉,建黃旗,食稷與牛,服八風水,爨(ㄘㄨㄢˋ)柘(ㄓㄜˋ)燧火。中宮御女黃色,衣黃采。其兵劔(ㄐㄧㄢˋ),其畜牛。朝於中宮。乃命漁人,伐蛟取鼉(ㄊㄨㄛˊ),登龜取黿(ㄩㄢˊ)。令滂(ㄆㄤ)人,入材葦。命四監大夫,令百縣之秩芻(ㄔㄨˊ)以養犧牲,以供皇天上帝、名山大川、四方之神、宗廟社稷,為民祈福行惠。令弔死問疾,存視長老,行稃(ㄈㄨ)鬻(ㄩˋ)。厚席蓐(ㄖㄨˋ),以送萬物歸也。命婦官染采,黼(ㄈㄨˇ)黻(ㄈㄨˊ)文章,青黑白黃,莫不質良,以給宗廟之服,必宣以明。

是月也,樹木方盛,勿敢斬伐。不可以合諸侯、起土功、動眾興兵,必有天殃。

土潤溽(ㄖㄨˋ)暑,大雨時行,利以殺草糞田疇,以肥土疆。

季夏行春令,則穀實解落,多風欬(ㄎㄞˋ),民乃遷徙。行秋令,則丘隰(ㄒㄧˊ)水潦(ㄌㄠˇ),稼穡(ㄙㄜˋ)不孰,乃多女災。行冬令,則風寒不時,鷹隼(ㄓㄨㄣˇ)蚤摯(ㄓˋ),四鄙入保。

六月官少(ㄕㄠˋ)內,其樹梓。

﹝譯﹞在季夏夏曆六月,北斗七星斗柄上的招搖星指向未位,傍晚時分蒼龍七宿第五宿的心宿出現在南方天中,天亮時白虎七宿第一宿的奎宿出現在南方天中。夏曆六月的方位是土德之神黃帝軒轅氏主治的中央之位。這個夏曆六月的吉日是作為土日的戊日己日。它的盛大之德屬於土德。這個夏曆六月的動物是蠃蟲,身無羽毛麟甲。

和它相應的音是五音中的宮音,相應的律管是十二律中的林鐘。它的數是五,因五行中土的生數為五。這個夏曆六月的口味是甘甜之味,氣味為土香之味。這個夏曆六月祭祀中霤神,又稱宅神,即祭祀后土之神,陳設祭品時將屬於土的心臟放在前面。在這個夏曆六月裡,涼風開始吹來,蟋蟀停留在牆壁間,羽翼稍成,未能遠飛,小鷹開始學著練習飛翔襲擊,腐爛的草變化成百足蟲的馬蚿或螢火蟲的螢,棲於溼地。百足蟲與螢火蟲這兩種蟲的成蟲,都是在腐草中生活的。

在夏曆六月,天子要穿黃色的衣服,乘坐黃色大馬拉的車子,佩帶黃色的玉珮,豎立有眾鈴以令眾之黃色的旗幟,吃屬土的稷類糧食和牛肉。服用被八方來風吹拂過而凝成的露水,用燧鑽柘(ㄓㄜˋ)木所取得的火種來燒柴做飯。天子在中宮御幸的女子,用塗抹黃色作為標記,穿著黃色的絲綢以裹住身子。這個夏曆六月用的兵器是劍,養的牲口是牛。天子在明堂的中宮(即太廟太室)舉行朝會,命令主管捕魚的官員,派人殺有鱗甲能害人的蛟、取又稱揚子鱷的鼉、捉大龞的黿,把可以決吉凶及入宗廟的龜弄上來。命令主管池塘、湖澤的官員,收納蒲葦以編製器具。

命令監用的牲畜,以供祭祀皇天上帝、名山大川、四方之神和宗廟、社稷之用,為老百姓求得福祉,施予恩惠給他們。命令大夫們要去弔念死者,要去慰問生病的人,要去看望那些年紀大的老人,賜給他們薄粥(稃鬻)。埋葬死者,要加厚墊席;用以表示送死者歸天而去的誠懇心意。命令婦官要指導婦女染好彩色的絲織品,在上面繡出各種黑白相間如斧形或黑青相間如亞形的花紋圖案。無論青赤白黃,各種色彩及各種花紋的絲綢,沒有哪一種不是品質優良的,以供給祭祀宗廟時作為禮服之用,一定要求其全部的品質優良而色彩鮮明。

在這一個夏曆六月,樹木正長得茁壯茂盛,因此不敢砍伐。不能聚合諸侯,不能興辦築城和治水一類的工程,不能勞動群眾掀起戰爭,否則一定會受到上天的懲罰。

在夏曆六月裡,土地潤溼而天氣溼熱,時常會下大雨,將有利於割草漚(ㄡ)糞為田地施肥,用以增強土地的肥力。

如果在季夏夏曆六月施行春天的政令,那就會使穀子的果實脫落,人們容易受風寒而咳嗽,老百姓就會離開故鄉,遷徙他方。如果施行秋天的政令,則四方高而中央低下的丘地、窪地都會積水成災,農作物不能成熟,而有許多婦人會患生子不育的妊(ㄖㄣˋ)娠(ㄕㄣ)疾病。如果施行冬天的政令,那麼涼風寒氣就會不按時節而提前到來,凶猛善飛的鷹隼(ㄓㄨㄣˇ),會很早就開始練習攫取並攻擊的本領,四方邊地的人也都會進入城市以求保衛自己。

夏曆六月的官是掌管宮中府藏的少內,他所種的樹是梓樹。

﹝原﹞孟秋之月,招搖指申,昏斗中,旦畢中。其位西方。其日庚辛。盛德在金。其蟲毛。其音商,律中夷則。其數九。其味辛,其臭(ㄒㄧㄡˋ)腥。其祀門,祭先肝。涼風至,白露降,寒蟬鳴,鷹乃祭鳥。用始行戮。

天子衣白衣,乘白駱(頸領的毛為黑色的白馬),服白玉,建白旗,食麻與犬,服八風水,爨(ㄘㄨㄢˋ)柘(ㄓㄜˋ)燧火。西宮御女白色,衣白采,撞白鐘。其兵戉(ㄩㄝˋ,鉞)。其畜狗。朝於總章左个(ㄍㄜˊ),以出秋令。求不孝不悌、戮暴傲悍而罰之,以助損氣。

立秋之日,天子親率三公、九卿、大夫以迎歲於西郊。還,乃賞軍率武人於朝(ㄔㄠˊ)。命將率,選卒厲兵,簡練桀俊,專任有功,以征不義,詰(ㄐㄧㄝˊ)誅暴慢,順彼四方。命有司修法制,繕囹圄(ㄩˇ),禁姦塞邪,審決獄,平詞訟。天地始肅,不可以贏。是月農始升穀,天子嘗新,先薦寢廟。命百官,始收斂,完隄防,謹障塞,以備水潦(ㄌㄠˇ)。修城郭,繕宮室。毋以封侯、立大官、行重幣、出大使。行是月令,涼風至三旬。

孟秋行冬令,則陰氣大勝,介蟲敗穀,戎兵乃來。行春令,則其國乃旱,陽氣復還,五穀無實。行夏令,則冬多火災,寒暑不節,民多瘧疾。

七月官庫,其樹楝(ㄌㄧㄢˋ)。

﹝譯﹞在孟秋夏曆七月,北斗七星斗柄上的招搖星指向申位,傍晚時分玄武七宿第一宿的斗宿出現在南方天中,天亮時白虎七宿第五宿的畢宿出現在南方天中。夏曆七月所當方位為金德之神少皞金天氏所治的西方。這一月的吉日是庚日辛日。它的盛大之德屬於金德。這個夏曆七月的動物以毛族(如虎獅)動物為主。相應的音是五音中的商音,相應的律管是十二律中的夷則。它的數是九(金生數四,加上土生數五,為九)。這個夏曆七月的口味是辛味,氣味是腥味。這個夏曆七月祭祀的是門神,陳設祭品時要將肝臟放在前面。在這個夏曆七月,涼風吹來了,秋天的露水開始降落,青蟬開始鳴叫,老鷹在湖澤上搏殺許多鳥兒,將它們四面陳列,其祭鳥如同祭祠一樣。這個時候順應著秋氣,可以開始執行殺戮的刑罰了。

在這個夏曆七月,天子應穿白色的衣服,乘坐頸領有黑毛的白色駿馬(即白駱)所拉的車子,佩帶白色的玉珮,豎立有眾鈴以令眾之白色的旗幟,吃似黍而不黏的糜子一類的糧食和狗肉,服用被八方來風吹拂過而凝結的露水,用燧鑽柘(ㄓㄜˋ)木所取得的火種來燒柴做飯。天子在西宮御幸的女子,要用塗抹的白色作標記,穿著白色的絲綢來裹住身子,敲打著白鐘以調養心性。這個夏曆七月用的兵器是鉞(ㄩㄝˋ),飼養的牲畜以狗為主。天子這一月在明堂總章堂南頭室中舉行朝會,制定出秋天的政令。要找出那些不孝順父母、不敬愛兄長、以及凶惡殘酷、傲慢強悍的傢伙們,加以懲罰,以幫助陰氣(即損氣)。

在立秋這天,天子要親自帶領三公、九卿、大夫們到九里外的西郊,去迎接秋季的到來。回朝後,要在朝廷獎賞軍中的將領和有功的軍人。命令將領們,挑選士兵,磨利兵器,精心挑選訓練才智能力過人的俊傑,專職委任那些建有功勞的人,去征伐不義的國家,聲討、懲罰凶惡殘酷暴虐悖慢無禮的人,使天下四方順服。

還要命令官吏修訂法制,修補牢獄,禁止姦邪行為。要慎重地決斷案子、審理爭財或訴訟之事。這時天地間的肅殺之氣開始出現,對治罪行刑之事不可緩懈。在這個月,農民種的穀子開始成熟,天子要嚐新,先要把新穀進獻到宗廟以祭祀先祖。要命令百官,讓老百姓可以收穫農作物,把隄防修整完好,特別要謹慎地處理那些容易阻塞的地方,以防備雨水的排泄不暢。要修整城郭,整修宮室。在這個月,不能裂土封侯,不能委任高級的官職,不能拿出金、帛重幣,不能派令高級官員充當使節出使他國。施行這個夏曆七月該施行的政令,三旬都會有涼風吹拂(ㄈㄨˊ)。

如果在孟秋夏曆七月施行冬天的政令,那麼陰氣就會太重,甲蟲會毀壞穀子,西方少數民族的寇兵會來侵擾。如果施行春天的政令,那麼國家就會發生旱災,陽氣又回來了,五穀就不會結實。如果施行夏天的政令,冬天就會常發生火災,寒冷、暑熱之氣會不按時節出現,寒冷、暑熱之氣兩者相犯,會使許多人患了瘧疾。

七月的官是管兵器倉庫的官,他所種的樹是楝(ㄌㄧㄢˋ)樹。

﹝原﹞仲秋之月,招搖指酉,昏牽牛中,旦觜(ㄗ)雋(ㄐㄩㄣˋ)中。其位西方。其日庚辛。其蟲毛。其音商,律中(ㄓㄨㄥˋ)南呂。其數九。其味辛,其臭(ㄒㄧㄡˋ)腥。其祀門,祭先肝。涼風至,候雁來,玄鳥歸,群鳥翔。

天子衣白衣,乘白駱,服白玉,建白旗,食麻與犬,服八風水,爨(ㄘㄨㄢˋ)柘(ㄓㄜˋ)燧火。西宮御女白色,衣白采,撞白鐘。其兵戉(ㄩㄝˋ)。其畜犬。

朝(ㄔㄠˊ)於總章太廟。命有司,申嚴百刑,斬殺必當(ㄉㄤˋ),無或枉撓(ㄋㄠˊ)。決獄不當,反受其殃。

是月也,養長(ㄓㄤˇ)老,授几杖,行稃(ㄈㄨ)鬻(ㄩˋ)飲食。乃命宰祝,行犧牲,案芻(ㄔㄨˊ)豢(ㄏㄨㄢˋ),視肥臞(ㄑㄩˊ)全粹,察物色,課比類,量(ㄌㄧㄤˊ)小大,視少(ㄕㄠˋ)長(ㄓㄤˇ),莫不中(ㄓㄨㄥˋ)度。

天子乃儺(ㄋㄨㄛˊ),以御秋氣。以犬嘗麻,先薦寢廟。是月可以築城郭,建都邑,穿竇窖(ㄐㄧㄠˋ),修囷(ㄐㄩㄣ)倉。乃命有司,趣(催促)民收斂畜采,多積聚,勸種宿麥,若或失時,行罪無疑。是月也,雷乃始收,蟄(ㄓˊ)蟲培戶,殺氣浸盛,陽氣日衰,水始涸(ㄏㄜˊ),日夜分。一度量,平權衡,正鈞石,角(ㄐㄩㄝˊ,平、校正)斗桶,理關市,來商旅,入貨財,以便民事。四方來集,遠方皆至,財物不匱,上無乏用,百事乃遂。

仲秋行春令,則秋雨不降,草木生榮,國有大恐。行夏令,則其國乃旱,蟄蟲不藏,五穀皆復生。行冬令,則風災數起,收雷先行,草木蚤死。

八月官尉,其樹柘(ㄓㄜˋ)。

﹝譯﹞在仲秋夏曆八月,北斗七星斗柄上的招搖星指向酉位,傍晚時分牽牛星出現在南方天中,天亮時白虎七宿第六宿的觜宿出現在南方天中。夏曆八月所當之位是金德之神少皞金天氏主治的西方。這個夏曆八月的吉日是庚日辛日。代表性動物是毛族動物,如虎獅。和它相應的音是五音中的商音,相應的律管是十二律中的南呂。這個夏曆八月的數是九。這個夏曆八月的口味是辛味,氣味是腥味。祭祀的是門神,陳設祭品時將肝臟放在前面。這個夏曆八月涼風已經到來,大雁北來,燕子(玄鳥)返回南方,群鳥在空中飛翔。

在這個夏曆八月內,天子應該穿白色的衣服,乘坐頸領生有黑毛的白色駿馬拉的車子,佩帶白色玉珮,豎立白色的有眾鈴以令眾之旗幟,吃糜子一類的糧食和狗肉。服用被八方來風吹拂過而凝結的露水,用燧鑽柘(ㄓㄜˋ)木所取得的火種來燒柴做飯。天子在西宮御幸的女子,用白色的塗抹作為標記,用白色絲綢來裹住身子,敲打白鐘以調養心性。這個夏曆八月用的兵器是鉞(ㄩㄝˋ)。飼養的牲畜是狗。天子在明堂總章堂中央室太廟中處理朝政。命令官吏,一再重申並嚴格執行各種刑法之規定。對罪犯或斬或殺,一定要恰當,不能有判案不公平、違法曲斷、有理不申的現象出現。對官司決斷不恰當,則執法者反而會受到這件事所帶來的禍害。

在這一個夏曆八月,要奉養年遇的老人,送給他們可以倚靠的小桌案和走路可以用的手杖,這是敬老之禮,也賜給他們薄粥和飲料、食物。命令主管祭祀的太宰、太祝,巡視祭祀時供作祭品的牲畜,察看或按其簿書查驗那些食草、食穀的牲口,草養的牲口如牛羊為芻,穀養的牲口如犬豕為豢,看看它們是肥是瘦(臞),形體完整不完整,毛色純不純,也觀察一下形貌怎麼樣,這些都是用從前的舊例及標準來考核,量量它們形體的大小,看看它們的年齡如何,要使祭祀所選用的牲口,沒有哪一方面不是符合規定的。

天子於是舉行驅除不祥、驅除疫鬼的儀式(即儺),來止住秋氣。天子在這夏曆八月品嚐新收的糜子做的飯,要配以狗肉,在嚐新之前,先要把這些食物進獻到宗廟以祭祀先祖。在這個夏曆八月,可以構築城郭,可以建設都城和城鎮,要挖通水道(竇)、掘出可以藏物的地窖,要修建各式各樣的倉庫。要命令官吏,催促老百姓收穫莊稼和儲藏乾糧乾菜,要儘量多積聚一些物資,要勸大家種好第二年才能收穫的麥子。如果錯過了農作物栽種的時間,就一定要給予處罰。在這個夏曆八月,雷開始不響了。入土冬眠的蟲子堆積增厚洞外的土壤。

地球北半球天地間的肅殺之氣日漸盛大,陽氣一天天衰減,水也開始凝竭而乾枯。白天與夜晚的時間相等。這個夏曆八月要統一長度、容量的測量標準,校正秤和秤錘使它符合既定的標準,還要校正重量單位,和斗、桶一類容器的容量單位,使它們均能符合標準。要整治人員及物資聚集之地的關口和市場,招徠來往販賣的商人,把財物吸引到市場上來。為滿足老百姓生產、生活方面的需要,提供便利。四方的人都集中到這裡來,遠方的人也都來了,故不缺少什麼財物,國家辦事也不會缺乏錢財,於是樣樣事都能很順利地予以辦好。

如果在夏曆八月施行春天的政令,那麼就不會有秋雨的降落,草木似乎都會開花,但是因為氣相干,必有災咎,國內也會出現大的恐慌。如果施行夏天的政令,那樣國內就會發生旱災,該蟄伏的動物卻不去潛藏,五穀也都會再萌生。如果施行冬天的政令,那樣風災就會多次出現,雷聲先停止了,草木也會早早死去。

八月的官是治兵的尉官,他所種的樹是柘樹。

原﹞季秋之月,招搖指戌(ㄒㄩ),昏虛中,旦柳中。其位西方。其日庚辛。其蟲毛。其音商,律中無射(一ˋ)。其數九。其味辛,其臭(ㄒㄧㄡˋ)腥。其祀門,祭先肝。候雁來,賓雀(麻雀)入大水為蛤(ㄍㄜˊ),菊有黃華(ㄏㄨㄚ),豺(ㄔㄞˊ)乃祭獸戮禽。

天子衣白衣,乘白駱,服白玉,建白旗,食麻與犬。服八風水,爨(ㄘㄨㄢˋ)柘(ㄓㄜˋ)燧火。西宮御女白色,衣白采,撞白鐘。其兵戉(ㄩㄝˋ,鉞),其畜犬。朝(ㄔㄠˊ)於總章右个(ㄍㄜˊ)。命有司,申嚴號令,百官貴賤,無不務入,以會天地之藏,無有宣出。乃命冢(ㄓㄨㄥˇ)宰(輔佐天子以主治萬事之官),農事備收,舉五穀之要,藏帝籍之收(天子有籍田千畝)於神倉(所藏財物係用以供上帝神祇祭祀之使用)。

是月也,霜始降,百工休。乃命有司曰:「寒氣總至,民力不堪,其皆入室。」

上丁入學習吹,大饗(ㄒㄧㄤˇ)帝,嘗犧牲。合諸侯,制百縣,為來歲受朔日,與諸侯所稅於民輕重之法,貢歲之數,以遠近、土地所宜為度。乃教於田獵,以習五戎。命太僕及七騶(ㄗㄡ),咸駕載旌(ㄐㄧㄥ),授車以級,皆正設於屏外。司徒搢(ㄐㄧㄣˋ)朴,北嚮(ㄒㄧㄤˋ)以贊之。天子乃厲服厲飾,執弓操矢以獵。命主祠,祭禽四方。是月草木黃落,乃伐薪為炭。蟄(ㄓˊ)蟲咸俛(ㄈㄨˇ,伏),乃趨獄刑,毋留有罪,收祿秩之不當、供養之不宜者。通路除道,從境始,至國而已。是月天子乃以犬嘗麻,先薦寢廟。

季秋行夏令,則其國大水,冬藏殃敗,民多鼽(ㄑㄧㄡˊ,鼻塞不通)窒。行冬令,則國多盜賊,邊竟(境)不寧,土地分裂。行春令,則煗(ㄋㄨㄢˇ)風來至,民氣解隋(ㄉㄨㄛˋ),師旅竝(ㄅㄧㄥˋ)興。九月官候,其樹槐(ㄏㄨㄞˊ)。

﹝譯﹞在秋季夏曆九月,北斗七星斗柄上的招搖星指向戌(ㄒㄩ)位,傍晚時分玄武七宿第四宿的虛宿出現在南方天中,天亮時朱鳥七宿第三宿的柳宿出現在南方天中。夏曆九月所當之位,是金德之神少皞金天氏主治的西方。這個夏曆九月的吉日,是庚日和辛日。這個夏曆九月的代表性動物是毛族動物,如虎獅。和它相應的音是五音中的商音,相應的律管是十二律中的無射。這個夏曆九月的數是九。口味是辛味,氣味是腥味。這個夏曆九月祭祀的是門神,在陳設祭品時,將肝臟放在前面。候時的雁從北漠中飛來,棲宿人的堂宇間之雀兒,飛入大海,隨陽氣之下藏,變成了蛤。麻雀化為蛤,亦見於大戴禮記夏小正、逸周書時訓解、國語晉語等,這是古人的誤解。

菊開有黃花,是土氣之所成。豺(ㄔㄞˊ)獵殺了許多飛禽野獸,將它們陳列四方,就像祭獸一樣。

在這夏曆九月內,天子應該穿白色的衣服,乘坐頸領生有黑毛的白色駿馬(即白駱)拉的車子,佩帶白色玉珮,豎立有眾鈴以令眾之白色旗幟,吃似黍而不黏的糜子一類的糧食和狗肉。服用被八方來風吹拂過而凝結的露水,用燧鑽柘(ㄓㄜˋ)木所取得的火種來燒柴做飯。天子這夏曆九月在西宮御幸的女子,要用白色的塗抹作為標記,用白色絲綢來裹住身子,敲打著白鐘以調養心性。這個月用的兵器是鉞(ㄩㄝˋ),飼養的牲畜是狗。天子在明堂總章堂北頭室中處理朝政。要命令官吏,一再重申要嚴格執行號令:百官無論貴賤,都要致力於收成,與夏曆九月天地秋收冬藏的時令特徵相符合,不要有向外做出不合倫理道德的行為。並命令百官之長以治理萬事的天官冢宰,在農作物全部收成完畢以後,要把五穀的品名及數量詳細記入簿冊,把帝王在春耕時曾親自耕種之田地所收取的糧食收藏進神倉裡,以祭祀宗廟。

在這個夏曆九月,霜開始降落,因天寒而朱漆難成,各種工匠都休息而停止了工作。要命令掌邦教的司徒,讓他告訴大家:「寒氣多次到來,老百姓的身體不能夠忍受,還是都回到室內去吧!」在夏曆九月上旬丁日,要讓一些人進入學堂練習吹奏樂器,研習禮法,隆重地供奉天帝,擺上犧牲,舉行嘗祭,嘗祭是秋季宗廟之祭。在這個夏曆九月,要聚合諸侯、集中畿(ㄐㄧ)內百縣長官,頒佈曆書,把來歲每月的初一朔日告訴大家。還要告訴他們:地方諸侯在國內徵稅輕重的原則、每年給天子納貢的各稅數目,都要與距離的遠近、土地的肥沃貧瘠多寡相適應,作為標準。

在這個夏曆九月要舉行田獵典禮,教大家練習使用刀、劍、矛、戟、弓矢等各種兵器。命令掌王之服位及出入王之大命,且掌輿馬及牲畜之事的太僕,和為天子養馬及馭馬的人,把插有旗幟的車子都套上馬,然後按照官位等級將馬車分配給大家使用,將馬車很端正整齊地排放在屏牆(即照壁,對著門的牆)之外。主掌邦教之司徒的腰插著馬鞭,面向北方教導大家要向天子行贊禮。這時天子穿著給人以猛厲之感的軍服、佩帶著給人以猛厲之感的飾物,握著弓,拿著箭,正擺出射殺飛禽野獸的姿態。

然後命令主祠的官員,把祭拜用的禽獸之肉陳列四方,以祭祀四方神靈。

這個夏曆九月草木枯黃凋謝,於是可以砍柴來燒炭。冬眠的動物都開始伏藏了,因此要催促主管刑獄的官吏,加緊辦理刑事案件。不要讓有罪的人留下來而不予判決,要速作判決,要收回那些封賞不當的人的俸祿和爵位,和那些無勳無德而不適宜享受國家供養的人,所享受的待遇。要整治、疏通道路,從邊境開始一直整修到國都為止。這個夏曆九月天子要用狗肉,配合來嚐新收的糜子,在吃食之前,先要進獻到宗廟以祭祀先祖。

如果在季秋夏曆九月施行夏天的政令,那樣國內就會有大水災的出現,冬季收藏的農作物都會遭禍而被毀,老百姓中會有許多人罹患鼻塞不通的疾病。如果施行冬天的政令,因為冬水純陰,奸謀易生,那樣國內就會有許多盜賊的出現,邊境也會不安寧,國土也會發生分裂。如果施行春天的政令,因為春氣陽溫,那樣煗(ㄋㄨㄢˇ,煖、暖)風就會吹來,老百姓的精神就會趨向懈怠、懶惰,而春木干秋金,師旅戰爭之事也會四處並起。古代以二千五百人為師,以五百人為旅。

九月的官是候官,職責為繕修守備,他所種的樹是槐樹,可懷來遠人。

﹝原﹞孟冬之月,招搖指亥,昏危中,旦七星中。其位北方。其日壬癸。盛德在水。其蟲介。其音羽,律中應鐘。其數六。其味鹹,其臭腐。其祀井,祭先腎。水始冰,地始凍,雉(ㄓˋ)入大水為蜃(ㄕㄣˋ),虹藏不見。

天子衣黑衣,乘玄驪(ㄌㄧˊ),服玄玉,建玄旗。食黍與彘(ㄓˋ)。服八風水,爨(ㄘㄨㄢˋ)松燧火。北宮御女黑色,衣黑采,擊磬石。其兵鎩(ㄕㄚ),其畜彘。朝於玄堂左个(ㄍㄜˊ),以出冬令。命有司,修群禁,禁外徙,閉門閭,大搜客。斷罰刑,殺當罪,阿(ㄜ)上亂法者誅。

立冬之日,天子親率三公、九卿、大夫以迎歲於北郊。還,乃賞死事,存孤寡。是月,命太祝禱祀神位,占龜策,審卦兆,以察吉凶。於是天子始裘(ㄑㄧㄡˊ),命百官謹蓋藏,命司徒行積聚,修城郭,警門閭,修楗(ㄐㄧㄢˋ)閉,慎管籥(ㄩㄝˋ),固封璽(ㄒㄧˇ),修邊境,完要塞,絕蹊(ㄒㄧ)徑。飭喪紀(二十五月所服喪的規定禮數),審棺槨(ㄍㄨㄛˇ)衣衾(ㄑㄧㄣ)之薄厚,營丘壠(ㄌㄨㄥˊ)之小大高痺(ㄅㄟ),使貴賤卑尊各有等級。是月也,工師效功,陳祭器,案度程,堅致為上。工事苦慢,作為淫巧,必行其罪。是月也,大飲蒸,天子祈來年於天宗,大禱祭於公社畢,饗先祖。勞(ㄌㄠˋ)農夫以休息之。命將(ㄐㄧㄤˋ)率講武,肄射御,角力勁。乃命水虞漁師,收水泉池澤之賦,毋或侵牟。

孟冬行春令,則凍閉不密,地氣發泄,民多流亡。行夏令,則多暴風,方冬不寒,蟄蟲復出。行秋令,則雪霜不時,小兵時起,土地侵削。

十月官司馬,其樹檀。

﹝譯﹞在孟冬夏曆十月,北斗七星斗柄上的招搖星指向亥位,傍晚時分北方玄武七宿第五宿的危宿出現在南方天中,天亮時南方朱鳥第七宿之第四宿七星出現在南方天中。夏曆十月所當之位,是水德之神顓頊高陽氏主治的北方。這個夏曆十月的吉日,是壬日和癸日。它的盛大之德,屬於水德。這個夏曆十月的代表性動物是介類(即甲蟲,如龜)動物。和它相應的音是五音中的羽音,相應的律管是十二律中的應鐘。這個月的數是六(水生數一,加上土生數五,為六)。這個夏曆十月的口味是鹹味,氣味是腐味。這個月祭祀的是井神,在陳設祭品時將腎臟放在前面。這個夏曆十月的水開始結冰,地開始凍結,野雞飛入淮河(大水指淮河)變為蛤(ㄍㄜˊ),虹霓隱藏而不顯現。野雞飛入淮河變為蛤,並見於大戴禮記夏小正、禮記月令、國語晉語等,此說乃古代的傳聞。

在這個夏曆十月內,天子穿黑色的衣服,乘坐黑色之馬(即玄驪)拉的車子,佩帶黑色玉珮,豎立有眾鈴以令眾的黑色旗幟。吃黍類糧食和豬肉,天寒時食黍,亦可用以安性。服用被八方來風吹拂過而凝結的露水,用燧鑽松木所取得的火種來燒柴做飯。天子這個夏曆十月在北宮御幸的女子,用黑色的塗抹作為標記,用黑色絲綢來裹住身子,敲打石磬以陶冶心性。這個夏曆十月用的兵器是鎩(ㄕㄚ),鎩是長矛,飼養的牲畜是豬。天子在玄堂(即明堂北向堂)西頭室中舉行朝會,在這裡制定出冬天的政令。天子應命令官吏,將所有該禁止的事情都加以禁止,不准向外遷徙。要關閉城門、里門,在外來人員中大規模地搜索壞人。要對應該處以刑罰的犯人作出斷決,要對死罪的犯人執行死刑,對那些阿諛(ㄩˊ)曲從上級官員而擾亂法度的人,要加以懲罰處置。

在立冬這一天,天子要親自率領三公、九卿、大夫們到六里之外的北郊去迎接冬天的到來。從北郊回來後,要對那些為國事而死的人的子孫親屬給予賞賜,要撫恤那些孤兒寡婦沒有依靠的人。在這個夏曆十月,要命令太祝祭祀神靈並向祂們禱告,用龜策占卜,察看卦象和龜甲上坼(ㄔㄜˋ)裂的紋理,仔細看看是吉是凶。在這個時候,天子開始穿皮衣了。他要命令百官謹慎地做好物資儲藏的工作。命令司徒巡行四方,指導老百姓將在外的莊稼收穫積聚到倉庫中。要修整城郭,在城門、里門設置警衛戒備的工作。把損壞的門閂和門閂孔修好,謹慎地保管鎖和鑰匙,緊密封藏好官府印信。要治理邊境,修繕要塞,堵塞小路。

這個夏曆十月還要修訂治喪的規矩,含喪服之輕重,要審察棺、槨(套在棺外的外棺)、衣(寢衣)、衾(ㄑㄧㄣ,大衣被)的厚薄,量度冢墓(丘壠)的大小、高低,使它們也符合貴賤卑尊的等級。在這個夏曆十月,工匠們要呈繳他們製作的器具成品,以供考核。把祭品排列好,審察它們是否符合祭祀的標準,祭祀的器具要做得堅牢、密緻才是盛美的佳作。對那些把器具做得粗劣(即苦)、不牢固(即慢)、用詐偽手段刻意求巧的工匠,一定要治他的罪。

在這個夏曆十月,天子要讓大家在祭後開懷暢飲來舉行冬祭(即蒸祭),要為明年的收成而向天上的神靈祈求,並先在祭祀后土的場所進行祭祀和祈禱。大祭完畢,然後再供奉先祖。還要慰勞農民,讓他們休息。要命令將帥,講習武事,讓士兵們學習射箭和駕御車馬的技術,相互角力以較量,看誰的本事最大。在這個夏曆十月要派管水的官員水虞,和管漁業的官員漁師,收取河稅、泉稅、池稅、和澤稅等賦稅,不要出現不當掠奪的現象。

如果在孟冬夏曆十月施行春天的政令,那樣,大地就會凍閉得不嚴密,地氣會散發流泄出來,老百姓中也會有許多人流亡在外。如果施行夏天的政令,那樣,就會出現很多的風暴之疾象,已進入冬天而不寒冷,冬眠的動物又會跑出來。如果施行秋天的政令,那樣雪和霜就不會按照時節來降落,小的戰爭就會時時發生,國家的土地也會遭到敵國的侵略掠奪。

十月的官是講武的軍官司馬,他所種的樹是檀樹。

﹝原﹞仲冬之月,招搖指子,昏壁中,旦軫(ㄓㄣˇ)中。其位北方。其日壬癸(ㄍㄨㄟˇ)。其蟲介。其音羽,律中黃鐘。其數六。其味鹹,其臭(ㄒㄧㄡˋ)腐。其祀井,祭先腎。冰益壯,地始坼(ㄔㄜˋ,裂開),鳱(ㄍㄢ)鴠(ㄉㄢˋ)(山鳥)不鳴,虎始交(交配)。

天子衣黑衣,乘鐵驪(ㄌㄧˊ),服玄玉,建玄旗,食黍與彘(ㄓˋ)。服八風水,爨(ㄘㄨㄢˋ)松燧火。北宮御女黑色,衣黑采,擊磬(ㄑㄧㄥˋ)石。其兵鎩(ㄕㄚ)。其畜彘。朝於玄堂太廟。命有司曰:土事無作,無發室居,及起大眾,是謂發天地之藏,諸蟄(ㄓˊ)則死,民必疾疫,有隨以喪。急捕盜賊,誅淫泆(一ˋ)詐偽之人,命曰畼(ㄔㄤˋ)月。命奄(ㄧㄢˇ)尹,申宮令,審門閭,謹房室,必重閉,省婦事。乃命大酋:秫(ㄕㄨˇ)稻必齊,麴(ㄑㄩˊ)蘖(ㄋㄧㄝˋ)必時,湛熺(ㄒㄧ)必潔,水泉必香,陶器必良,火齊(ㄐㄧˋ)(火候)必得,無有差忒(ㄊㄜˋ)。天子乃命有司,祀四海大川名澤。

是月也,農有不收藏積聚、牛馬畜(ㄔㄨˋ)獸有放失者,取之不詰(ㄐㄧㄝˊ)。山林藪(ㄙㄡˇ)澤,有能取疏食、田獵禽獸者,野虞教導之。其有相侵奪,罪之不赦。是月也,日短至,陰陽爭,君子齋戒,處必掩,身欲靜,去聲色,禁嗜欲,寧身體,安形性。是月也,荔挺出,芸始生,丘螾(ㄧㄣˇ)結,麋(ㄇㄧˊ)角解。水泉動則伐樹木,取竹箭,罷(ㄅㄚˋ)官之無事、器之無用者,涂闕庭門閭,築囹圄(ㄩˇ),所以助天地之閉。

仲冬行夏令,則其國乃旱,氛霧冥冥,雷乃發聲。行秋令,則其時雨水,瓜瓠(ㄏㄨˋ)不成,國有大兵。行春令,則蟲螟為敗,水泉咸竭,民多疾癘。

十一月官都尉,其樹棗。

﹝譯﹞在仲冬夏曆十一月,北斗七星斗柄上的招搖星指向子位,傍晚時分玄武七宿的末宿壁宿出現在南方天中,天亮時朱鳥七宿末宿的軫宿出現在南方天中。夏曆十一月所當之位,是水德之神顓頊高陽氏主治的北方。這個夏曆十月的吉日是壬日和癸日。這個夏曆十一月的代表性動物是介類(即甲蟲,如龜)動物。和這個夏曆十一月相應的音是五音中的羽音,相應的律管是十二律中的黃鐘。這個夏曆十一月的數是六。這個月的口味是鹹味,氣味是腐味。這個夏曆十一月祭祀的是井神,在陳設祭品時,將腎臟放在前面。夏曆十一月的冰結得更厚了,地凍得開始裂開了,鳱鴠山鳥不鳴叫,老虎也開始交配了。

在這個夏曆十一月內,天子穿黑色的衣服,乘坐黑色的馬(即鐵驪)拉的車子,佩帶黑色的玉珮,豎立有眾鈴以令眾的黑色旗幟,吃黍類糧食和豬肉。服用被八方來風吹拂過而凝結的露水,用燧鑽松木所取得的火種來燒柴做飯。天子這個夏曆十一月在北宮御幸的女子,用黑色的塗抹作為標記,用黑色絲綢來裹住身子,敲擊石磬以調養心性。這個夏曆十一月用的兵器是鎩(ㄕㄚ),鎩是長矛。飼養的牲畜是豬。天子在玄堂北向堂中央室太廟中處理朝政。要命令官吏:不要興建土木工程,不要打開居住之處和發動大眾,不然的話,那就是放出了天地閉藏的陽氣,各種冬眠的動物就會死去,人民也一定會傳染上瘟疫,又隨著生活環境的惡化而外出逃亡。

要趕緊捕捉盜賊,處罰那些縱慾放蕩、狡詐虛偽的人,這個夏曆十一月被稱為不生之月。要命令主管宮廷事務的宦官,向負責各門閭房室的人申明宮中之令,要檢查宮門,小心守衛內室,一定要關閉緊密,還要減省婦女們的勞動作業之事。要命令主管釀酒的官員大酋,釀酒前一定要選用精純而黏性好的高梁和稻子,作釀酒用的發酵劑麴蘖(ㄋㄧㄝˋ)酒母,一定要達到時間上的基本要求,浸漬(即湛)、烹煮(即熺)一定要弄得乾乾淨淨,使用的泉水一定要香醇,所用的陶製器皿一定要質地優良,火候(即火齊)一定要到家,這些工作都不要有差錯。在這個夏曆十一月,天子還要命令官吏,祭祀四海、大川、和著名的湖澤。

在這個夏曆十一月,農民如果仍有莊稼農產品放在外面,不把它們積聚收藏好,或者有牛馬牲畜禽獸放失在外面而沒有關起來的,一旦被人取走,可以不加究問。在山林中,在湖泊沼澤中,有可以採集到蔬菜、果實,或能獵取到禽獸的,管理田野、山林的官員(即野虞)應該指導老百姓去採集或狩獵。如果發生了相互侵奪的事,那就要治罪,絕不寬恕。

在這個夏曆十一月,白天時間已縮至最短(指冬至),陰氣仍和陽氣競爭,君子要沐浴齋戒,住處一定要深深掩藏、關閉,要使身體休息,離開絲竹金石之聲樂和美色,禁止貪欲濫求的行為,使身體安寧,斷絕情欲。在夏曆十一月,馬荔挺然出土,似目蓿的芸草也開始生出,蚯蚓屈結,麋(ㄇㄧˊ)的角脫落。當水的源泉流動時就砍伐樹木,收取竹箭,減省那些無事可做的官員、和沒有用處的器具,還要以黏土等塗塞宮庭、宮門各處以使其堅牢,建造牢獄,所以用來幫助天地封閉陽氣。

如果在仲冬夏曆十一月施行夏天的政令,那樣國家就會發生旱災,霧氣昏暗,雷聲也會響起來。如果施行秋天的政令,那樣夏曆十一月就會下雨,一些瓜果和瓠(ㄏㄨˋ)子(也稱葫蘆)就不能成熟,國家會發生大的戰爭。如果施行春天的政令,那樣蟲螟就會出來,毀壞莊稼農作物,水的源泉都會枯竭,老百姓中會有許多人,染上瘟疫疾癘。

十一月的官是典兵及維持各地治安的都尉,他所種的樹是棗樹。

﹝原﹞季冬之月,招搖指丑,昏婁中,旦氐(ㄉㄧ)中。其位北方。其日壬癸(ㄍㄨㄟˇ)。其蟲介。其音羽,律中大呂。其數六。其味鹹,其臭腐。其祀井,祭先腎。雁北鄉(ㄒㄧㄤˋ),鵲加巢,雉雊(ㄍㄡˋ),雞呼卵。天子衣黑衣,乘鐵驪,服玄玉,建玄旗,食麥與彘。服八風水,爨(ㄘㄨㄢˋ)松燧火。北宮御女黑色,衣黑采,擊磬石。其兵鎩(ㄕㄚ)。其畜彘。朝於玄堂右个(ㄍㄜˊ)。命有司大儺(ㄋㄨㄛˊ)旁磔(ㄓㄜˊ),出土牛。命漁師始漁,天子親往射漁,先薦寢廟。令民出五種(種籽),令農計耦(ㄡˇ)耕事,修耒耜,具田器。命樂師大合吹而罷。乃命四監收秩薪,以供寢廟及百祀之薪燎。

是月也,日窮於次,月窮於紀,星周於天,歲將更始。令靜農民,無有所使。天子乃與公卿、大夫飾國典(古代有六典,即治典、教典、禮典、政典、刑典、事典),論時令,以待嗣歲之宜。乃命太史,次諸侯之列,賦之犧牲,以供皇天上帝、社稷之芻(ㄔㄨˊ)享。乃命同姓之國,供寢廟之芻豢(ㄏㄨㄢˋ)。卿士、大夫至於庶民,供山林、名川之祀。

季冬行秋令,則白露早降(ㄐㄧㄤˋ),介蟲為祅(ㄧㄠ),四鄙入保。行春令,則胎夭傷,國多痼(ㄍㄨˋ)疾,命之曰逆。行夏令,則水潦(ㄌㄠˇ)敗國,時雪不降,冰凍消釋。

十二月官獄,其樹櫟(ㄌㄧˋ)。

﹝譯﹞在冬季夏曆十二月,北斗七星斗柄上的招搖星指向丑位,傍晚時分白虎七宿第二宿的婁宿出現在南方天中,天亮時蒼龍七宿第三宿的氐宿出現在南方天中。夏曆十二月所當之位是水德之神顓頊高陽氏主治的北方。這個夏曆十二月的吉日是壬日和癸日。這個月活動的動物以介甲動物(如龜)為主。和這個夏曆十二月相應的音是五音中的羽音,相應的律管是十二律中的大呂。這個夏曆十二月的數是六,口味是鹹味,氣味是腐味。這個月祭祀的是井神,在陳設祭品時,將腎臟放在前面。在夏曆十二月,大雁朝北方飛去,將去北漠之中,鵲兒開始構架鳥巢,至春乃雄性野雞通過鳴叫以尋求配偶,母雞鳴叫則想要求卵而孵。

在夏曆十二月,天子應該穿黑色衣服,乘坐黑色的馬拉的車子,佩帶黑色玉珮,豎立有眾鈴以令眾的黑色旗幟,吃麥類糧食和豬肉。服用被八方來風吹拂過而凝結的露水,用燧鑽松木所取得的火種來燒柴做飯。這個夏曆十二月,天子在北宮御幸的女子,用塗抹黑色作為標記,用黑色絲綢來裹住身子,敲擊石磬以調養性情。這個夏曆十二月用的兵器是鎩(ㄕㄚ),鎩是長矛,飼養的牲畜主要是豬。天子在玄堂北向堂東頭室中處理朝政。要命令官吏舉行大規模的驅邪儀式(即儺),在國都門旁砍剖犬羊等牲畜作祭(即磔)。要抬出土製之牛以送寒氣;此土製之牛係於年初立春後所造,用以勸民進行耕種。

命令主管漁業的官員要漁民開始打漁,而且天子要親自前往射魚。打來的魚先要進獻到宗廟以祭祀先祖。命令農官要老百姓選出五穀的種籽,五穀含黍、稷、菽、麥、稻,讓農民們計畫下一年耕種的事情,當時,兩人各持一耜並肩而耕。要修理好耒耜之翻土農具,把耕種用的各種器具都準備好。要命令樂師舉行大規模的聯合音樂演奏會,來結束一年的音樂活動。然後命令管理山林川澤的官員,把老百姓應該交納的柴草等收攏,以供在祭祀宗廟和其他各種祭祀時,作為「燎祭」焚柴之用,置璧與牲於柴薪之上而燎之,以升其煙氣。

在夏曆十二月底,一年中太陽運行所經的十二次位結束,又要回到歲首出發的位置了。古人將黃道附近一周天,按照由西向東的方向,分為星紀、玄枵(ㄒㄧㄠ)、娵(ㄗㄡ)訾(ㄗˇ)、降婁、大梁、實沈、鶉(ㄔㄨㄣˊ)首、鶉火、鶉尾、壽星、大火、析木十二份,稱為十二次,太陽行十二次的一周為一歲。月亮和太陽相會的朔日(即紀)也窮盡了。二十八宿在天空也運行了一周(其實是地球自己在公轉及自轉),即將重新開始新的周天之運行。新的一年又要從頭開始了。要發出命令讓農民安寧,不要支派他們去服勞役。

在這個夏曆十二月時,天子要和公卿、大夫一起修訂國家的典章制度,討論按季節甚至按月應頒發、施行的政令,以便適合來年的政務需要。要命令作為史官及曆官之長的太史,按諸侯國的大小位次排列次序,收取各諸侯國應該上繳的賦斂犧牲,以供祭皇天上帝、五帝、后土之神句龍和田官之神,以作祭祀后稷之用。要命令那些國君和天子同姓的諸侯國,供給祭祀宗廟用的牲畜。從王卿中之執政者卿士、大夫直到普通百姓,都要為祭祀山林、名川提供各種祭品。

如果在季冬夏曆十二月施行秋天的政令,那樣白露就會早早降落,介甲動物就會作怪而釀成災害,有著反常變異現象之祅害,四方邊境的老百姓就要躲入城內以求得安全的保護。如果施行春天的政令,因氣不和,那樣動物所懷之胎和初生之子就會受到夭折或傷害,國內人民就會有許多人患上積久難以治癒的疾病,這種命運就稱之為「逆」。如果施行夏天的政令,那樣就會多霖雨,時雪當降而不降,冰凍不當消釋而消釋,且有積水成災而毀壞國家。

夏曆十二月的官是主治刑獄之官,歲盡刑斷,他所種的樹是櫟樹。

﹝原﹞五位:東方之極,自碣(ㄐㄧㄝˊ)石山過朝鮮,貫大人之國,東至日出之次、榑(ㄈㄨˊ)木之地、青丘樹木之野、太皞、句(ㄍㄡ)芒之所司者,萬二千里。其令曰:挺群禁,開閉闔,通窮窒,達障塞,行優游,棄怨惡,解役罪,免憂患,休罰刑,開關梁,宣庫財,和外怨,撫四方,行柔惠,止剛強。南方之極,自北戶孫之外,貫顓(ㄓㄨㄢ)頊(ㄒㄩˋ)之國,南至委火炎風之野,赤帝、祝融之所司者,萬二千里。其令曰:爵(ㄐㄩㄝˊ)有德,賞有功,惠賢良,救飢渴,舉力農,振貧窮,惠孤寡,憂罷(ㄆㄧˊ)疾,出大祿,行大賞,起毀宗,立無後,封建侯,立賢輔。

附一:十二月令表之一

其數 所中之律 五音 其蟲 五德 其日 其帝 其位 昏旦所現 二十八宿 招搖所指 十二辰 季月
太蔟 甲乙 太皞 參、尾 孟春
夾鐘 甲乙 太皞 弧、建星 仲春
姑洗 甲乙 太皞 七星、牽牛 季春
仲呂 丙丁 炎帝  翼、婺女 孟夏
蕤賓 丙丁 炎帝  亢、危 仲夏
林鐘 戊己 黃帝  心、奎 季夏
其畜 其兵 爨何木燧火 天子所用食物 所用樂 五色 祭先之五臟 其祀 其臭 其味 季月
麥與羊 琴瑟 孟春
麥與羊 琴瑟 仲春
麥與羊 琴瑟 季春
菽與雞 竽笙 孟夏
菽與雞 竽笙 仲夏
稷與牛   中霤 季夏
物候 陰陽氣數 其樹 其官 迎歲之地 所行政令 天子所在 明堂之房 季月
蟄蟲始振蘇、魚上負冰、候 立春、東風解凍 司空 東郊 春令 青陽左个 孟春
桃李華、蒼庚鳴、鷹化為鳩 日夜分、雷始發聲(春分)   春令 青陽太廟 仲春
桐始華、虹始見、萍始生 生氣方盛、陽氣發泄   春令 青陽右个 季春
螻蟈鳴、丘螾出、王瓜生 立夏、陽氣繼修增高 南郊 夏令 明堂左个 孟夏
螳蜋生、鵙始鳴、鹿角解 日長至、陰陽爭、死生分(夏至)   夏令 明堂太廟 仲夏
蟋蟀居壁、鷹乃學習、腐草 涼風始至 少內   夏令 中宮 季夏
農事 政事   季月
禁伐木,毋覆巢殺胎夭,毋麛、毋卵 行慶賞、省徭賦、迎歲於東郊、修除祠位、幣禱鬼神 雁北 孟春
毋竭川澤,毋漉陂池,毋作大事,以 省囹圄、振鐸令民戒其容止,令民社,同度量,鈞衡石   仲春
修利隄防,毋伐桑柘,合牛騰馬 發囷倉,助貧窮;出幣帛,使諸侯,聘名士,禮賢者;大合樂   季春
野虞行田原勸農事,驅獸畜,勿令害 迎歲南郊,封諸侯,修禮樂,贊傑俊,選賢良,行爵出祿,勸農事 苦菜秀 孟夏
禁民無刈藍以染,毋燒炭 修樂器,大雩帝,用盛樂,門閭無閉,關市無索,挺重囚 半夏生 仲夏
樹木方盛,勿敢斬伐,殺草糞田疇以 命漁人伐蛟取鼉,登龜取黿,合百縣秩芻,弔死問疾,存視長老 化為蚈 季夏
  季月
  孟春
妨農功 仲春
游牝於牧 季春
穀,聚畜百藥 孟夏
肥土疆 季夏

中央之極,自昆侖東絕兩恆山,日月之所道,江、漢之所出,眾民之野,五穀之所宜,龍門、河、濟相貫,以息壤堙(ㄧㄣ)洪水之州,東至於碣(ㄐㄧㄝˊ)石,黃帝、后土之所司者,萬二千里。其令曰:平而不阿(ㄜ),明而不苛,包裹覆露,無不囊懷,正靜以和,溥(ㄆㄨˇ)氾無私,行稃(ㄈㄨ)鬻(ㄩˋ),養老衰,弔死問疾,以送萬物之歸。

西方之極,自昆侖絕流沙、沈羽,西至三危之國,石城金室,飲氣之民,不死之野,少皞、蓐(ㄖㄨˋ)收之所司者,萬二千里。其令曰:審用法,誅必辜,備盜賊,禁姦邪,飭群牧,謹著聚,修城郭,補決竇,塞蹊(ㄒㄧ)徑,遏(ㄜˋ)溝瀆,止流水,雝(ㄩㄥ)谿谷,守門閭,陳兵甲,選百官,誅不法。

附二:十二月令表之二

其數 所中之律 五音 其蟲 五德 其日 其帝 其位 昏旦所現二十八宿 招搖所指十二辰 季月
夷則 庚辛 少皞 西 斗、畢 孟秋
南呂 庚辛 少皞 西 牽牛、觜巂 仲秋
無射 庚辛 少皞 西 虛、柳 季秋
應鐘 壬癸 顓頊 危、七星 孟冬
黃鐘 壬癸 顓頊 壁、軫 仲冬
大呂 壬癸 顓頊 婁、氐 季冬
其畜 其兵 爨何木燧火 天子所用食物 所用樂 五色 祭先之五臟 其祀 其臭 其味 季月
麻與犬 孟秋
麻與犬 仲秋
麻與犬 季秋
黍與彘 孟冬
黍與彘 仲冬
麥與彘 季冬
物候 陰陽氣數 其樹 其官 迎歲之地 所行政令 天子所在 明堂之房 季月
寒蟬鳴 立秋、涼風至、白露降、天地始肅 西郊 秋令 總章左个 孟秋
候雁來 雷乃始收、日夜分、殺氣浸盛、陽氣日衰(秋分)   秋令 總章太廟 仲秋
賓雀入大 霜始降、寒氣總至   秋令 總章右个 季秋
雉入大水 立冬、天地凍閉 司馬 北郊 冬令 玄堂左个 孟冬
鳱鴠不鳴 日短至、陰陽爭(冬至) 都尉   冬令 玄堂太廟 仲冬
雁北嚮 歲將更始   冬令 玄堂右个 季冬
政事   季月
迎歲於西郊,任有功征不義,修法制,繕囹圄,審決獄,平詞訟 鷹乃祭鳥 孟秋
申嚴百刑,斬殺必當,行儺祭,築城邑,一度量,理關市 玄鳥歸、群鳥翔 仲秋
大饗帝賞犧牲,合諸侯、制百縣為來歲受朔日,天子行獵 水為蛤、菊有黃花、豺乃祭獸 季秋
迎歲於北郊,占龜策,審卦兆,察吉凶,大飲蒸,天子祈來年於天宗,命將率講武 為蜃、虹藏不見 孟冬
土事無作,精心釀酒,祀四海大川名 澤,罷官之無事,器之無用者 仲冬
天子親往射魚,命樂師大合吹,收秩薪,飭國典、論時令 鵲加巢、雉雊、雞呼卵 季冬
農事 季月
農始升穀,始收歛,完隄防,謹障塞以備水潦 孟秋
穿竇窖,修囷倉,收斂畜采,多積聚,種宿麥 仲秋
農事備收,舉五穀之要,藏帝籍之收於神倉,伐薪為炭 季秋
農夫休息 孟冬
取疏食、伐樹木、取竹箭 仲冬
出五種、計耦耕事,修耒耜、始漁、具田器 季冬

北方之極,自九澤窮夏晦(ㄏㄨㄟˋ)之極,北至令正之谷(在今河北灤縣、遷安間),有凍寒積冰、雪雹霜霰(ㄒㄧㄢˋ)、漂(ㄆㄧㄠ)潤群水之野,顓頊、玄冥之所司者,萬二千里。其令曰:申群禁,固閉藏,修障塞,繕關梁,禁外徙。斷罰刑,殺當(ㄉㄤ)罪。閉門閭,大搜客,止交游,禁夜樂(ㄩㄝˋ),蚤閉晏開以索。姦人已德(得),執之必固。天節已幾(ㄐㄧ),刑殺無赦,雖有盛尊之親,斷以法度。毋行水,毋發藏,毋釋罪。

﹝譯﹞上面在中國的東、南、中央、西、北五方的位置情況,歸納起來,是這樣子的:依據古代天圓地方的觀念,東方的盡頭,從今河北省樂亭縣西南的大碣(ㄐㄧㄝˊ)石山,經過周初箕子所受封地的朝鮮(相當於今朝鮮平安南道、平安北道、及黃海北道各一部份),通過朝鮮之北的大人之國,東到太陽出來經行停留之處、榑(ㄈㄨˊ)木(即扶桑)生長的地方、傳說中青丘國長有樹木的原野、木德之神太皞伏羲氏、佐臣句(ㄍㄡ)芒所治理的區域,距離共有一萬二千里。東方之令是:要寬緩(即挺)各項禁令,打開關閉的地方,打通阻塞不通的局面,使被堵塞阻隔的道路暢通無阻,實行使人悠閒自得的政策。

讓人們拋棄怨恨和厭惡,放掉服役、服罪的人,去掉憂愁和禍患,停止處分和施用刑法。要開放關口和橋樑,散發庫裡的財物。要用和睦的態度處理和外國往來的怨隙,安撫四方,實行愛撫柔惠的政策,禁止用剛強的態度來侵陵他人。這些政令皆與東方屬木,而木性仁的性質相一致。

南方的盡頭,從其國人民居住之門朝北開的北戶孫國(或指孤竹國)之外,通過(傳說中的南方)顓頊之國,南到充滿積火熱風的原野,這是火德之帝赤帝神農氏、佐臣祝融高辛氏所治理的區域,距離共有一萬二千里。南方之令是:要授予有德行的人以爵位,要賞賜有功的人。要用仁愛的態度對待賢良之輩。要幫助飢渴的人,舉薦致力於從事農業生產的人,賑濟救助貧窮的人,要給予孤兒、寡婦們恩惠,要替患有疲勞或疾病的人分憂。要拿出大量的俸祿,要實行正確的大賞。要重新幫助宗廟被毀的家族,要為沒有後代的人預立後嗣。要在封定的領域內建立諸侯國,還要助其任用賢明的輔佐之臣。這些政令皆與南方屬火,而火性陽施的性質相一致。

中央的盡頭,從崑崙山東邊翻過兩座恆山,此兩座恒山就是指北嶽的山南與山北而言,主峰在今河北省曲陽縣西北,這就是日月所照耀的及其所經過的區域,這區域有長江、漢水發源的地方,是生活著許多老百姓的原野,是適宜種植五穀並讓其生長的地方,這個區域是與龍門(在山西河津西北)、黃河、濟水相通的地方,也是當年大禹治水用息壤填塞洪水所得之中國九州。從這裡東到碣石山,這是黃帝軒轅氏、佐臣后土能平九州之土所治理的區域,距離共有一萬二千里。中央之令是:處事要公正平直而不偏曲,嚴明而不苛刻。要包容、蔭庇,沒有什麼事不可包羅於懷中。要安徐平和,對一切人和事都沒有私心。要施放薄粥(即稃鬻),養活年邁體衰的人。要弔念死人、慰問生病的人,而送萬物之歸去。這些政令皆與中央屬土,而土為四方之主、萬物之歸的性質相一致。

西方的盡頭,從崑崙山出發渡過流沙,鴻毛不能浮而沉的弱水,西到三危之國、石城金室、食氣之民所在的國家、居民永不死亡的原野、金德之帝少皞金天氏、佐臣蓐收為金天氏之後裔所治理的區域,距離共有一萬二千里。西方之令是:要很慎重地使用刑法(尚無民法),誅殺的一定是罪當殺頭之人。要防備盜賊的侵擾,嚴禁奸詐邪惡,要整治眾多的地方官員。要謹慎地儲存、積聚物資。要修整城郭,填補隄防上的決口和洞穴。要堵死小路,阻攔溝渠,止住流水,堵塞谿谷以儲存用水。要守住城門、里門,陳列武器軍備。要選擇百官,從事治理並懲處違法的人。這些政令皆與西方屬金,而金性決斷的性質相一致。

北方的盡頭,從具區、雲夢、圃田、望諸、大野、弦蒲、豯(ㄒㄧ)養、楊紆(ㄩ)、昭余祈這九澤,一直到大暝(即夏晦)的極遠處,北到丁令北海胡地的令正之谷,到那有凍雪積冰、雪雹霜霰(ㄒㄧㄢˋ)漂浮在眾水之上可以使眾水增多的原野,到水德之帝顓頊高陽氏、佐臣為金天氏之適子玄冥所治理的區域,距離一萬二千里。北方之令是:要重申各種禁令,凡是閉藏之處都要封閉得堅固。要修整堡寨、關塞,修補關口、橋樑,禁止向外遷徙。

要決斷需處以刑罰的案子,斬殺該殺的罪人。要關閉城門、里門,大規模地在外來人員中搜索壞人。並且禁止交游,禁止夜晚娛樂,城門、里門要早閉晚開以便搜索壞人。已經搜索到的奸淫邪惡之人,一定要把他捆綁結實,以便交辦。一年的最後夏曆月份已經終結,需判刑、殺戮的人不能赦免,即使有最尊貴的親屬,也要用刑法來斷決。不要讓這個區域內的水流走,不要打開藏物的倉庫,不要釋放有罪之罪人。這些政令皆與北方屬水,而水性陰殺的性質相一致。

﹝原﹞六合。孟春與孟秋為合,仲春與仲秋為合,季春與季秋為合,孟夏與孟冬為合,仲夏與仲冬為合,季夏與季冬為合。

孟春始贏,孟秋始縮。仲春始出,仲秋始內(ㄋㄚˋ)。季春大出,季秋大內(ㄋㄚˋ)。孟夏始緩,孟冬始急。仲夏至修,仲冬至短。季夏德畢,季冬刑畢。故正(ㄓㄥ)月失政,七月涼風不至。二月失政,八月雷不藏。三月失政,九月不下霜。

四月失政,十月不凍。五月失政,十一月蟄(ㄓˊ)蟲各出其鄉(ㄒㄧㄤˋ)。六月失政,十二月草木不脫。七月失效,(來年)正(ㄓㄥ)月大寒不解。八月失政,二月雷不發。九月失政,三月春風不濟。十月失政,四月草木不實。十一月失政,五月下雹霜。十二月失政,六月五穀疾狂。

春行夏令,閹(ㄧㄢ);行秋令,水;行冬令,肅。夏行春令,風;行秋令,蕪;行冬令,格。秋行夏令,華;行春令,榮;行冬令,耗。冬行春令,泄;行夏令,旱;行秋令,霧。

﹝譯﹞在夏曆一年的十二個月中,每兩個月的時令變化有相互相反而對應的關係,存在這種相互相反而對應關係的時令,共有六組。這就是孟春正(ㄓㄥ)月和孟秋七月相互對應,仲春二月和仲秋八月相互對應,季春三月和季秋九月相互對應,孟夏四月和孟冬十月相互對應,仲夏五月和仲冬十一月相互對應,季夏六月和季冬十二月相互對應。

孟春正月是萬物開始發育生長的時候,孟秋七月是萬物開始枯萎收縮的時候。仲春二月是開始播種的時候,仲秋八月是開始收穫的時候。季春三月是大規模耕種的時候,季秋九月是大規模收穫的時候。孟夏四月陽光安和,顯得鬆緩;孟冬十月天氣寒肅,顯得峻急。仲夏五月夏至到來,白天最長;仲冬十一月冬至到來,白天最短。季夏六月陽生之氣始到盡頭,使萬物生長的「德」性便發揮到了極點;季冬十二月陰殺之氣始到盡頭,使萬物衰殺的「刑」性便發揮到了極點。

所以正月施行的政令不恰當,七月就不會有西南涼風吹來。二月施行的政令不恰當,八月就會雷聲隆隆。三月施行的政令不恰當,九月就不會下霜。四月施行的政令不恰當,十月就沒有冰凍的現象。五月施行的政令不恰當,十一月冬眠的蟄蟲就會各自從它們伏藏時面對的方向出來。六月施行的政令不恰當,十二月草木的葉子枯槁了也不脫落到地上。七月施行的政令不恰當,則來年的正月大寒,東風也驅散不了凍寒之氣。八月施行的政令不恰當,來年二月的雷就不會發出響聲。九月施行的政令不恰當,來年三月的春風就不會停止。十月施行的政令不恰當,來年四月的草木瓜菜五穀就不會生長。十一月施行的政令不恰當,來年的五月就會降下雹霜,傷害農作物。十二月施政不恰當,來年六月的五穀就會不開花結實而只是猛長。

春季施行夏季的政令,春氣就會奄然而息;施行秋季的政令,就會鬧水災;施行冬季的政令,就會變得肅殺峻急。夏季施行春季的政令,就會經常刮風;施行秋季的政令,就會像秋天那樣出現蕪穢的景象;施行冬季的政令,草木就會凋落。秋季施行夏季的政令,草木就會像夏天那樣長得華茂;施行春季的政令,草木就會像春天那樣開花;施行冬天的政令,草木就會像冬季那樣零落早死。冬季施行春季的政令,冬天的地氣就會像春氣那樣佈散發泄;施行夏季的政令,就會像夏天那樣赤日炎炎,發生旱災;施行秋季的政令,就會像秋天那樣多霧而陰亂。

﹝原﹞制度。陰陽大制有六度:天為繩,地為準,春為規,夏為衡,秋為矩,冬為權。繩者,所以繩萬物也。準者,所以準萬物也。規者,所以員(圓)萬物也。衡者,所以平萬物也。矩者,所以方萬物也。權者,所以權萬物也。

繩之為度也,直而不爭(,ㄓㄥ),脩而不窮,久而不弊,遠而不忘。與天合德,與神合明。所欲則得,所惡則亡。自古及今,不可移匡(ㄎㄨㄤ)。厥德孔密,廣大以容,是故上帝以為物宗。

準之為度也,平而不險,均而不阿(ㄜ)。廣大以容,寬裕以和。柔而不剛,銳而不挫。流而不滯,易而不穢(ㄏㄨㄟˋ)。發通而有紀。周密而不泄,準平而不失。萬物皆平,民無險謀,怨惡不生,是故上帝以為物平。

規之為度也,轉而不復,員(圓)而不垸(ㄏㄨㄢˋ,轉動)。優(悠閒自得的樣子)而不縱(ㄗㄨㄥˋ),廣大以寬。感動有理,發通有紀。優優簡簡,百怨不起。規度不失,生氣乃理。

衡之為度也,緩而不後,平而不怨,施而不德,弔而不責。當平民祿,以繼不足。勃勃陽陽,唯德是行。養長(ㄓㄤˇ)化育,萬物蕃(ㄈㄢˊ)昌。以成五穀,以實封疆。其政不失,天地乃明。

矩之為度也,肅而不悖(ㄅㄟˋ),剛而不憒(ㄎㄨㄟˋ)。取而無怨,內(ㄋㄚˋ)而無害。威厲而不懾(ㄓㄜˊ),令行而不廢。殺伐既得,仇敵乃克。矩正不失,百誅乃服。

權之為度也,急而不贏,殺而不割。充滿以實,周密而不泄。敗物而弗取,罪殺而不赦。誠信以必,堅愨(ㄑㄩㄝˋ)以固。糞除苛慝(ㄊㄜˋ),不可以曲(ㄑㄩ)。故冬正將行,必弱以強,必柔以剛,權正而不失,萬物乃藏。

明堂之制,靜而法準,動而法繩,春治以規,秋治以矩,冬治以權,夏治以衡,是故燥溼寒暑以節至,甘雨膏露以時降。

﹝譯﹞在法令禮俗方面,有關於天子治國的基本法則。因為陰陽化生萬物,關於在陰陽變化上重要的基本法則,有六條法度:天就是那木工取直線的墨繩;地就是那測量水平的水準器;春季就是那畫圓形的圓規,物春生,乃動運,木曲直,仁者生,生者圓,故為圓規;夏季就是那衡量物重的秤,物夏大,乃宣平,火炎上,禮者齊,齊者平,故為秤;秋季就是那畫直角或方形的矩,物秋斂,乃成熟,金從革,改更也,義者成,成者方,故為矩;冬季就是那衡量物重的秤錘,物終藏,乃可稱,水潤下,智者謀,謀者重,故為秤錘。墨線,是用來使萬物成為筆直的。水準器,是用來使萬物平正的。圓規,是用來使萬物變成圓形的。秤,是用來稱量萬物重量的。矩尺,是用來使萬物變成方正的。秤錘,是用來和萬物相權衡的。

墨線量物直線的準則是這樣的:它很直很直而不屈曲,它很長很長而沒有盡頭,歷時很久而不會毀壞,行程再遠也不會遺忘。能與上天化育萬物之德行相吻合,而與神靈見人所不見而無所不知之明白相一致。它所想得到的就能得到,它所厭惡的就會滅亡。從古到今,都不能予以增減。它的品性德行十分安定、十分平靜,它的胸懷廣大而能包容納受,因此天帝就把它看作是用以衡量萬物的根本器具。

水準器量物平整的準則是這樣的:它很平坦而沒有高低起伏之處,很均勻而不偏曲阿附。它的胸懷廣大而能包容納受,品性德行寬容而能持平和順。它柔順而不會剛烈,敏銳而不會失誤。像水流動而不會停滯,像用刀整治割草而不會傷害到受關照之植物的生生之氣。它發散貫通而有依道而行的法度。它周詳細密而不向外漏泄,它持平的準則特性也不會喪失。萬物都處於相安而平和的狀態,那麼在老百姓中就不會存在有險惡的陰謀,人與人間之怨恨、厭惡的事情也就不會發生,因此天帝就以水準器作為用以平正萬物的準則工具。

圓規畫出圓形的準則是這樣的:它旋轉而不能遏阻,直到畫出了圓圈,就不須再轉動。它悠閒自得而不放縱,它的胸懷廣大而能寬恕包容。它因感覺而移動,卻不失其條理,它發散貫通而有規矩與紀律。它的品性德行寬緩舒徐而優優簡簡,各種怨恨都不會引起或出現。圓規畫圓形的準則不會喪失,萬物生長發育的生生之氣,才得以開朗通達。

秤稱量物體重量的準則是這樣的:它的動作雖然緩慢,但稱量的準確性卻不落在後面,它公平而對誰都沒有怨恨,它施予人準確性的好處,而不會使人覺得需要感恩戴德,它的準確性撫恤、慰問了人,而不會向人索取報酬。它的準確性應當公平地分配老百姓之俸祿,為的是接濟那些稱量物體重量不準確的情況。它盛壯自若,只是做對了對於萬物德行有益的事情。它的準確性協助生長養育化生萬物,使它們都能繁息昌盛。它的準確性可以協助並讓五穀成熟,也可以用來充實邊疆的防禦工作。它準確的政令施行得好,天下就會治理成太平盛世了。

矩畫出物的直角等準則是這樣的:它嚴肅而不惑亂,它剛強而不昏憒。向它要求畫出直角等,它沒有怨言,接納它所畫出的成果而沒有害處。它的作業威猛嚴厲而不會使人心裡感到害怕,它準確的政令一旦施行就不會廢止。利用矩去策劃所進行的作業已經成功,那麼不能畫出物的直角等困境也就克服了。矩的正確施展如果施行得好,沒有發生偏差,那麼許多畫不出直角等的作業都會跟著而順服了。

秤錘用以稱量物體重量的準則是這樣的:它急切而並不贏得什麼,有所獵獲而並不對該物體加以損害。它充滿得實實在在,周詳細密而不向外漏泄。在稱量過程中,使物體毀壞了而不認為可取;在稱量過程中,犯了嚴重錯誤的乃是絕對不可寬赦。一定要做到真誠而講究信用,並能堅持堅定的、謹慎的態度以求牢靠。它掃除不負責任的暴虐與邪惡,不可使它作不正直而歪曲的事情。所以,冬季收藏的政令將要施行了,一定是虛弱而能實強、柔順而能剛逆,秤錘的政令若施行得好,萬物才能夠正確地予以收藏。

天子居於明堂用以治國的法則是這樣的:明堂除了中央為太廟太室之外,按東南西北四方設四堂,每堂三房,天子一個月居一房,聽政、施教、出令,皆在房中。安靜的時候要效法水準器量物平整的準則,行動的時候要效法墨線量物直線的準則。春季用圓規畫出圓形的準則以治理國家,秋季用矩畫出直角或方形的準則以治理國家,冬季用秤錘稱量輕重的準則以治理國家,夏季用秤稱量輕重的準則以治理國家。因此,氣候的乾燥、潮溼、寒冷、暑熱都會按照季節的變化而到來,甘雨、雨露也會及時降下來,這是太平盛世的一般情況。

(本文「淮南子及其今義之五」,係綜合熊禮匯的「新譯淮南子」及陳廣忠的「淮南子」等之見解,整理而得,林國雄謹識。本文可用以反映兩千多年之前,華人的一般生活及思考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