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家姐弟情

孔家姐弟情,
2008年的報導  
抗战之后,孔德成随蒋介石返回南京,蒋介石为其在南京梅园新村建造了孔公馆。

1947年3 月,孔德成回曲阜祭扫孔庙,见到了姐姐孔德懋,多年来生活颠簸感慨颇深。

1948年3月,孔德成在蒋介石的授意下赴美国游学,并向在华人传播儒家文化。   

1949年3月,孔德成从美国归来,此时北京、曲阜均已解放,孔德懋与丈夫被当作统战对象「受到优待」,而曲阜的孔府已被新政权接收。孔德成起初只留在香港、澳门、广州等地。于1949 年4月带着家属去了台湾,未回大陆。
  
“文革” 期間,災難莫言。
“文革”以后,孔德懋仍然作为统战对象而受到「政府的照顾」,历任第六、七、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并兼任中国 孔子基金会名誉会长、中国孔庙保护协会顾问等诸多名誉职务。

孔德懋在那時编著了《孔府内宅「轶事」》等书籍。

多年的刻苦自修,孔德懋的书法作品自成一体,加上她的家庭出身,索字者不乏其人。近几年,年逾八旬的孔德懋仍坚持参加与孔子有关的大型社会活动,并应邀到日本、韩国出席祭孔仪式。

子墨2021.11.25

孔子第77代嫡孙女孔德懋老年簡介

孔子第77代嫡孙女孔德懋老年簡介
 生活极其朴素
  人格温润如玉

孔德懋与儿子住在北京甘家口全国政协宿舍一套普通的住宅里,过着朴素平淡的生活。在她家客厅的一面墙上挂着一幅字“风雨一杯酒,江山万里心”,落款是“弟德成于台北”,这是孔德成先生亲笔题写送给姐姐的。

作家杨义堂说:“值得一提的是,孔德懋的儿子柯达,一直服侍在母亲身边,悉心照料,才有老人104岁的高寿,这种孝顺是优良家风的传承。有人把孔德懋称为最后的贵族,并不是说她的财富和地位有多少,而是对她的操守和修养、温润如玉人格的评价。”

李木生告诉记者:“她后来为父母重修孔林中的墓陵,我又去采访;她来曲阜看望当年的保姆,也有采写的文字见报。她还常寄来政协会议发的首日封……”

后来,李木生与书法家吕建德合作做宣纸版《论语》。“吕建德小楷书写我进行白话翻译,由扬州广陵书局出版,又是孔德懋女士写序。

2009年,我想为她写篇人生的长文,又去北京全国政协宿舍采访她,便写下了一篇《最后的贵族》。”

2014年夏,李木生与孙伟、孙旭、孟强等朋友一起筹划出版《济宁当代文化名人》一书,再次去北京采访。

还记得她从卧室被儿子柯达搀扶出来,人未到声已到:“木生来了……"

今天,孔老人去,其音容笑貌依然回忆如初。
来源:齐鲁晚报

子墨 2021.11.24

孔子第77代嫡孙女孔德懋姐弟簡介

孔子第77代嫡孙女孔德懋姐弟簡介
2021-11-17 10:14 星岛环球网
  分别四十二年后
  姐弟异国再相见

山东知名作家李木生与孔德懋是忘年之交,惊悉孔德懋女士去世,这让他想起几十年间与她的交往,历历在目。

他回忆道:“上个世纪80年代初,孔德懋终于可以体面地回到老家曲阜,看她家的孔府孔庙孔林。那时我是作为济宁日报社记者采访她,建立起联系。从那时开始,她每年回一次曲阜,我们都见面,有时是为了写稿采访,有时不写稿知道她回来了,也去见一面,像老朋友一样。”

最让李木生难忘的一件事是,1990年,孔德懋73岁的时候终于见到分别42年的小弟孔德成。

1990年,孔德懋得知弟弟要在日本丽泽大学进行演讲,便于当年11月24日下午,在日本友人的安排下和儿子专程赶到日本丽泽大学大讲堂,等待前来讲学的小弟。

当70岁的孔德成先生讲授孔子《论语》的时候,他怎么也想不到台下后排正坐着分别了四十二年的姐姐和外甥。

当讲座休息时,孔德成才知道自己的姐姐近在咫尺,姐弟俩久久地抱哭在一起。

孔德成的泪水洒了姐姐一背;姐姐呜呜啕啕,用围巾胡乱抹着拭不尽的泪。

她在日本与弟弟末代衍圣公孔德成见面后,李木生又与摄影家孔祥民去北京采访她,并写成通讯在《文汇报》发表。

子墨 2021.11.21

孔子第77代嫡孙女孔德懋婚姻–杨义堂介绍

孔子第77代嫡孙女孔德懋婚姻–杨义堂介绍
2021-11-17 10:14 星岛环球网

姊妹婚姻不幸
姐弟天各一方
1934年,十七岁的孔德懋成了新娘,她嫁给了北京的柯家——著名学者柯劭忞的小儿子柯昌汾,柯劭忞曾担任《清史稿》的编撰工作,在清史馆馆长赵尔巽死后担任代馆长、总纂。

据杨义堂介绍,尽管两家是书香门第、门当户对,但迎接孔德懋的却是意想不到的凄苦生活。柯劭忞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柯昌泗,二儿子柯昌济,都是著名的甲骨文文字学家。

但是小儿子柯昌汾却是个既不成器也不争气的纨绔子弟,尽管已经有了一双儿女,他却寻花问柳,吃喝嫖赌。回到家就向妻子索要钱财,他将孔德懋陪嫁的珍宝都变卖了。更可气的是,柯昌汾在抗战期间还跑到天津当了伪警察。

“我在《大孔府》中写道,新中国成立前孔德懋生活非常艰难,她把金银头饰都典当了,有一个金簪子实在舍不得典当,就一点一点切下来去典当。

为了生存,她自己发豆芽去卖。没有收入,她靠给窑工洗衣服赚点钱。可以说,她已经彻底成为一个生活在底层的人。”杨义堂说。

孔德懋的姐姐孔德齐命运也非常不幸,她嫁给北京清末著名书法家冯恕的小儿子,但这位冯公子只热衷于追戏子,孔德齐婚后郁郁寡欢,在二十五岁时就含怨自尽,让人唏嘘不已。

1949年,孔德成前往台湾,姐弟俩从此天各一方……

子墨2021.11.20

孔德懋

孔子第77代嫡孙女孔德懋幼年簡介

孔子第77代嫡孙女孔德懋幼年簡介
2021-11-17 10:14 星岛环球网
孔子第七十七代嫡孙女,三十一代衍圣公孔德成之胞姐,至圣孔子基金会孔垂长会长之姑祖母,全国政协第六届、七届、八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孔德懋女士,因病于2021年11月15日上午8时5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4岁(105)。在孔子故里济宁市,多位作家与孔德懋老人有着多年交往、对孔府有深入的了解,他们向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讲述了这位孔子后裔经历的百年风雨。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张向阳報導
衔着“金汤匙”出生
从小家教很严格

“孔府的每一代主人称为衍圣公,明清时期为正一品官员,上朝时身穿麟袍玉带,列文武百官之首,地位十分显赫。孔府里的小姐们长大以后,也都嫁给皇亲国戚。”著名作家杨义堂这样写道。
杨义堂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济宁市政协文史委副主任、出版长篇历史小说《大孔府》和历史专著《祭孔大典》,他对孔府有着较为深入的了解。

应该说,孔府里的公爷小姐都是衔着“金汤匙”出生的,但命运并没有过多垂青孔德懋姐弟们。孔德懋1917年出生于曲阜孔府,她是第30代衍圣公孔令贻的二女儿,她的姐姐是孔德齐、弟弟是第31代衍圣公孔德成。姐弟三人的生母——是妾王宝翠所生,正室陶氏,所以境况并不是很好。1920年,在生下孔德成17天后,他们的亲生母亲王宝翠就因为产褥热去世了。

一般人可能会认为,孔府里的公爷小姐一定是锦衣玉食、养尊处优、颐指气使。其实不然,孔府里的礼仪规矩很多,孔府上下对幼年时代的公爷小姐要求很严,孔府对幼年时期的公爷和小姐们要求十分严格,他们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呢?

据杨义堂先生介绍,孔府在祭祀和辦宴席是必須极尽铺张,祭祀是“必丰必洁”,孔府菜有满汉全席、燕窝鱼翅等,可谓色香味俱佳。但是,孔府平常的一日三餐却是粗茶淡饭,小公爷、小姐和夫人在一桌,普通的菜,加上咸糊糊、煎饼、红薯、咸菜等。吃饭时要求很严格,不许孩子们挑食,夹到什么菜就是什么菜,不许再放回去。

孔府的子女用的也很朴素,两个小姐孔德齐、孔德懋住在孔府内宅前堂楼一间屋里,也是十分简朴的床铺,用的都是鲁西南农家铺的蓝底白花土布床单,被子是花布被面。孔府有专门的成衣坊,但是,孩子们平时穿的与农家孩子差不多,像孔德齐、孔德懋姐妹俩只穿蓝布大褂子,黑布鞋,只在过年和节日时才能穿新衣服,过节之后就要脱下来。有一年过完年了,要把新衣服脱下来,小姐妹俩不愿意脱,被大人批评,直到换上旧衣服才算完。

杨义堂还写道:“孔府档案中,还保留着孔德成姐弟幼年时候的日记。孔府私塾里平时从来没有休息日。十天休息一天。但是,教师们往往不执行,经常加课。只有在祭孔、清明节扫墓和过年的时候才可以不上课。近乎苛刻的教育,使每一代的衍圣公和小姐们都能熟读经史子集,书法、诗词、绘画也

子墨 2021.11.19

孔子77代嫡孙女孔德懋逝世,侄孙孔垂长致唁函哀悼

孔子77代嫡孙女孔德懋逝世,侄孙孔垂长致唁函哀悼

唁函
柯表伯表叔暨姑祖母全體家屬:

八千里地山河,闕里重如今,遊子未忘桑梓念;七十年來家國,彝倫終可敘,重逢再聽女嬃言。

深惟我姑祖母諱德懋老人彌留之際,垂長之痛,嚙指錐心,無過於是。

姑祖母與家祖父三十二世衍聖公實一母之胞,同其鞠養就學者十四年,不惟嫻明詩禮,識貫中西,而姐弟之情深,手足之敦睦,於季世實同荷先德聖門之望,於扶翼名教有功多矣。惜乎南北暌隔,音信杳然,魂夢相依者三十二年,魚書再致,昔時總角相伴至親,已為兒孫滿堂之長者。及乎他鄉重逢,潸然白首,又九年矣。海峽相望,故園夢牽,家祖父寄書“風雨一杯酒,江山萬里心”。而後姑祖母於西元一九九五年隨文化訪問團至臺北,祖父母宴於家中,往昔童稚少年之景象,歷歷在目,而相對如夢寐矣。此後兩岸交通日密,姑祖母歸里祭掃及祖父誕日,必致電焉。又一十三年之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祖父辭世,姑祖母秉筆追懷,讀之者無不泣下。姑祖母晚年於家國之一體,聖道之重光,時時縈懷,為之奔走呼號,不以耄耋為辭,其心情之可感念,垂長當永銘以繼志。

今去祖父辭世十三年之後十数日,哀聞姑祖母壽寢之耗,垂長率家人並代表各地孔氏族人深表哀悼,向家屬致以誠摯慰問。二老姐弟重逢之日,是垂長痛哭之年也。

表侄 孔垂長 泣拜
西元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五日

給孔子一個家

「給孔子一個家」
馬來西亞孔學研究會成立了。

孔子第七十七代嫡孫女孔德懋先生在一九七六年受邀拜訪尊孔獨立中學。她對我說的話有一句「給孔子一個家」。

之前,偶而辦些尊孔尊儒的活動,因為「給孔子一個家」的鼔勵,才積極了起來。

馬來西亞華人反孔反中華文化的人很多,但以文化大革命的情況相比,馬來西亞華人社會還是有不少「尊孔」人士,要在馬來西亞組織一個尊孔的團體大概不難;後來才知道,實在是容易的事,孔子是何許人?儒學是什麼東東?。

幸好尊孔出現人事糾紛,一批苦挨了十多年的老董事,對於「爭」沒有勁力了,趁機一窩峰「不幹了」讓賢!

二十多人之中,居然有幾人有興趣「儒學會」,因此组織了起來。我也不任「易經研究會」工作了,名正言順在「儒學會」發楊中華文化。

開始時孔學研究會最大的活動是去曲阜孔廟祭孔,也見見孔德懋。

同時有辦「儒學國際研究會」推動「兒童讀經」。

轉眼二十八年,愧對孔老,「孔子的家」還在紙上。

孔德懋先生

至圣孔子基金会 昨天發文

孔子77代嫡孙女孔德懋逝世,侄孙孔垂长致唁函哀悼

至圣孔子基金会 昨天發文

孔子第七十七代嫡孙女,袭封三十二世衍圣公孔德成之胞姐,至圣孔子基金会孔垂长会长之姑祖母,全国政协第六届、七届、八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孔德懋女士,因病于2021年11月15日上午8时5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5岁。

孔德懋女士1917年农历9月15日生于山东曲阜孔府,1934年移居北京。1995年9月,作为中国政府代表团正式代表,参加了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她经常与中外学者一起研讨和交流孔子学术,曾多次应邀到日本、韩国、马来西亚等国访问,参加国际儒学研讨会,为推动和发展儒家思想和传承中华孔子文化事业呕心沥血,作出突出贡献;她热心从事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和慈善公益事业,长期从事海峡两岸三通,致力于中国人民对外友好文化交流工作,在促进中外友好、维护世界和平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1990年11月24日,孔德懋和孔德成姐弟俩在日本丽泽大学相见。

1993年4月,孔德成给二姐孔德懋女士题字“
风雨一杯酒,
江山万里心”。

1995年9月,孔德懋随文化访问团至台北,与孔德成在其寓所相聚。

2011年8月,孔德懋与孔子七十九代嫡长孙孔垂长第一次在北京会面。

孔德懋女士千古!

致深哀悼

敬告全體會友同學:
本會永久名譽會長,孔子第77代嫡孙女孔德懋先生因感染性休克,心力衰竭等病医治无效,不幸於2021年11月15日,早8点50分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逝世,壽年106岁。子墨通告2021.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