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題張氏隱居二首之二 – 揚錦富

杜甫題張氏隱居二首之二

-揚錦富

    與好友相聚是悅樂詩為–

之子時相見,邀人晚興留。霽潭鱣發發,春草鹿呦呦。

杜酒偏勞勸,張梨不外求。前村山路險,歸醉每無愁。

….這是杜甫〈題張氏隱居〉詩的第二首,前首是七律,寫初識張氏時,景仰情形;本詩是後首,用五律作題材,寫和張氏相熟的情形。

    「之子」是這位先生,指的特定人士。「時相見」,表示熟稔。因熟稔,所以詩人才常常和他相見,明白說明張氏的容易親近。也因容易親近,所以夜晚相訪,高興留在張府。畢竟詩人交友,都有選擇,總以多結交雅致的朋友,因此,不直接講張氏的為人,而張氏的雅致已涵蘊其中。由此知生平當中,能有一二好友抵掌談心那是莫大的樂趣。

    「鱣發發」,指鱣鮪發發的聲音,是魚躍活動的樣子;「鹿呦呦」,是鹿鳴呦呦的聲音,二句都出自《詩經》,表現蓬勃熱鬧的景象。試看在滿是野菜的潭水中,有魚發發作響;在鮮綠的春草旁,有鹿呦呦咀嚼,景況又是何等悠閒、何等溫馨。

    「杜酒」指杜康酒,也喻作者自己。酒既是杜家釀造,偏偏勞您來勸我,原來是主,反而成賓,這是客氣;而那甜梨,本是張府所種,彼此在園裏邊摘邊吃,又是不假外求的自然。酒、梨相互照應,賓主的感情就更深刻,不必分你我,主人的深情,客人的感動,都在簡單的酬醡相應中充份表現。

    末了用「前村山路險,歸醉每無愁。」作結。醉而無愁,即使前村山路難行也無所謂,這是因樂而無懼於環境的寫法。現實環境是有愁的,只以人的喜怒哀樂每隨物相而引發,有了物相,便有感動,感動不得順適,愁必湧現,所以因愁而愁,大抵如此。今因醉而無愁,必是全然放開,能放開而不計較,就沒有纏繞;沒有纏繞,又何來憂愁!這樣你我坦坦蕩蕩,不僅主人喜,自己也歡愉,快樂之情,又豈言語能講說!因此「我醉君復去」或者「雖醉不見醉」,不就是在闡說歡樂的美趣!

    總之,詩句雖短,賓主相處之誠,蓋已表露無遺。